查看完整版本: [-- 寫生三則(內含千溫)、還俗(內主問俏) --]

落日煙——朱痕染跡民間後援會 -> *~笑夢風塵~* -> 寫生三則(內含千溫)、還俗(內主問俏)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yyh 2016-03-05 14:37
寫生三則


止歇綿綿陰雨低吟,晴光穿透歷歷舊況,霧散,甫擱置的銀笛泛著白熾光痕微微發燙。

凝鬱沉重酒罈的冷酒,悠然齒舌,踅身入喉,沸騰而燒灼臟腑。

荒山寒暑,三秋一日。
春雷靜,冬雪遲,無人再問。

外物不擾此間已久,近處原有的獸徑亦湮沒於往事。偶然,翩翩蝶影,拂掠去來,堪為奇景,徐徐又遠逝。

酒罷了,執笛復起昔時雨。

──其一,酒壽


警鐘默默,惟精怪鬼魅敲響空山。你懶怠應答。

你不等待未降的雪,江湖水僅止短暫濡濕你布履尖。
你的過往風雲無人可知,無人探究你的鄉音與異地城垛、草葉、塵沙曾經協作偃揚的合聲。

漫天霞彩示以暴旋將至,幼雛之長成、幻羽之豐盈能否蔽體禦寒,卻與你已不相干。

紅日融溶入海,遙遠得令蜉蝣嘆息。
迷途夢中的蝴蝶,無緣同沉醉。

你兀自飲酒,吹笛。人間野童逐蝶影,而你早知他們一般地壽命短促。

──其二,花釀


男孩捕得一隻藍蝶。

藍蝶燦然閃耀稀世晴光。
男孩對牠珍愛非常,小心翼翼護牠予總角相伴的少年,歡喜於少年之含笑稱賞。

少年且擱置自己的蟾蜍,讓藍蝶停駐掌心細細端詳。

後來……後來,無情的蟾蜍嚥下湊近嘴邊的美麗藍蝶,緊抿的嘴角擦上一抹碧藍鱗粉,氣跑了怒目瞪眼的男孩。

男孩的背影遠得瞧不清了,手捧蟾蜍的少年便抬首仰望天空,說它真好看,像那男孩的眼睛。蟾蜍輕快地尖聲應和,嗝。

──其三,蟾蜍蠱


吾蓁於20160305,驚蟄

好友M的娘親前陣子開始養角蛙,由於牠太不愛動,無法順利辨識特徵,目前還不知公母。目前「母」呼聲較高,但也說不定一兩月後會發覺牠是公的...
(溫溫好可愛-w-)

流螢飛雪 2016-03-08 01:42
好像蛙類的性別是會在發育過程中受到環境影響而改變的?

琴(√)棋(×)書(×)畫(×)詩(?)酒(√)花(√)。嗯。

yyh 2016-03-08 08:31
其實很想擴寫...不,本來這就是個大故事...兩邊都是"orz

Quote:
引用第1楼流螢飛雪于2016-03-08 01:42发表的  :
好像蛙類的性別是會在發育過程中受到環境影響而改變的?

琴(√)棋(×)書(×)畫(×)詩(?)酒(√)花(√)。嗯。



蛙類會嗎...我的印象是魚或蛇...
溫溫是吃太多的神祕生物。

詩為毛是問號==

下棋自學。嗯。所以也只能跟自己下,還沒有養成下完的習慣。


[attachment=6620]

yyh 2017-09-05 14:05
偶然一縷風,間或一絲雨。笛吟遠音,悠悠漫漫,飄掠而來。不能極盡完滿的朦朧圓月,色昏昏。俏如來猶如棲倚夢中,靜靜凝注懸於十五夜的不滅燈。眯了眯眼,俏如來稍稍一挺脊背,臍上彷彿蹭著了替他遮風擋雨的袍袖,依順眺月的姿態仰首一探,又似齊齊短鬚游移摩娑在他盈潔明潤的額,輕輕撓得他微微笑,卻也需悄悄地,不作聲。
待到月落時,雨停,風息,鳴笛岑寂,人去。

沉沉的佛珠,離了淨土,重迎風雨。清了耳根的笛,復又混同塵沙,一體靜默。


還俗
20170905吾蓁,中元應景。

...兼遲一週的七夕應景。
今天實際沒下雨,同為一年一相會,借點兒傳說中的雨。


查看完整版本: [-- 寫生三則(內含千溫)、還俗(內主問俏)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06729 second(s),query:4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