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6» Pages: ( 5/6 total )
本页主题: 【情香】凝香錯(三十二),42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無將琰郢
捷足先登獎
级别: 朱氏會社社員


精华: 0
发帖: 2496
柴刀: 1419 把
麥芽糖: 699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74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4
最后登录:2017-09-12

 

嗯...
該怎麼說...
我覺得香香是我心目中的好美人...*咦?*
廢琴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
玉徽光彩滅,朱弦塵土生。廢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
不辭為君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
顶端 Posted: 2011-11-06 22:12 | 40 楼
無將琰郢
捷足先登獎
级别: 朱氏會社社員


精华: 0
发帖: 2496
柴刀: 1419 把
麥芽糖: 699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74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4
最后登录:2017-09-12

 

夜色逐漸深沉沁涼,正是催人昏昏欲睡的好時刻,只是對於慕容情而言,來到集境裡的每一夜都是折磨,只因為他在清醒的時候,總是希望夜晚快些來臨,因為那樣清晰的明白到他此生或許再也不能見到那個人的感覺,太痛苦!可一到了夜深人靜之時,卻又感覺到這四週靜得讓他幾欲發狂,燁世兵權有意的軟禁縱然叫他有無限不願,但是為了再見上那人一面,卻也令他不得不從。


「是該睡了…」清冷的寒風又吹拂進來,襲面而來的冰涼,叫他不由一顫,如果香獨秀早已不需要他了,他又該如何自處?

若早知會有後悔的這麼一天,他當初就不該對他太無情,
若早知道自己早已深戀於他,他也不會那般輕易放手。

只是若是早明白今日他將會嚐到這番苦果,那麼他會希望自己從未曾見過他,
只可惜沒有人可以預料自己的結局,亦無法改變過去的錯誤,更不能用未來的時間去彌補。


緩緩搖頭輕歎自己的愚蠢,慕容情再怎麼不願承認,他仍是來到了這裡,為了香獨秀。


「誰!?」一直沉靜在自己無限懊悔當中,卻沒發覺到有人侵入房間的慕容情不由冷沉了一張臉,他沒想到集境裡竟然有人會這般膽大妄為的夜闖破軍府!也為自己的大意,不由皺了一雙眉。

只是當他看清了那隱於墨色黑夜中的身影時,不由一怔。


即使只是雙眼瞬間的凝視,也像是過了無數春秋般的冗長,也似過了無數歲月般的深遠,那是他在這無數日子裡一直期盼的身影,風姿翩翩,瀟灑爾雅,氣息醉人,那總是叫自己難以應對的絕世容顏。

縱然曾想過無數話語想對他訴說,只是如今,他發覺那些言詞不過是藉口,自己無法承擔自己情感的逃避作為。「你…為何要來?」不知為何,只是短短幾個字,竟是讓他感到如此艱澀,更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脫口而出這句話。


其實他早就來看過他無數次,但礙於燁世兵權對於他的攏絡之心仍是不肯放棄的原因,他只能遠遠的看著他那俊美面容上的惆悵,一天比一天還深,可他卻又不能做什麼,直到今夜,他終究還是不忍他那深深嘆息裡的苦悲而現身,本以為仍是會遭到他的冷嘲熱諷,卻沒料到他竟會對自己說出這句話。

縱然平日再如何閒散對人,如今在自己心儀之人面前,他也無法再掩飾自己心情。「因為捨不得…」除了這句話,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緩緩再踏步向前,明白自己與他這樣的距離,早已是不該,但他們之間沒有開始過,自然也不會有讓人傷心的結果。「你在意不在意吾,跟吾沒有關係,只要吾在意你那便行了。」

一輩子的思念也罷,這苦果,他甘之如飴,他認了。


聽著香獨秀如此堅定言語,竟讓慕容情的眼眶有些熱,眼前這不同以往的認真面貌,讓他的胸口不由隱隱作疼,這局,是他賭贏了嗎?


看他依舊靜靜凝望著自己不發一語,早已習慣他冷漠的香獨秀,仍是不在意,他明白自己今夜是唐突了,但他仍是不後悔方才的一時衝動,護全這個人一生的念頭,並沒有因為他的離開,而削減幾分。

將心中想法一一說出,一時間他竟覺得尷尬非常,這樣一點也不像平日那辯才無礙的蕪園樓主。「吾…會再來…」轉身欲離開,卻不料被人自背後一把抱住,襲鼻而來的優雅淡香,卻是叫他不由怔愣得忘記反應。



「你這樣…要吾如何償還……」略帶不穩的語氣,卻是慕容情用盡最大氣力才能平靜的說出口,面對如此真心,他竟會一再推離,一再讓他傷心,即使時至今日危險局面,他依舊真心不減、這要他如何還?如何還……

「你吾之間,何須言還。」輕嘆一聲,香獨秀感到十分無奈,到現在他仍是不願相信自己對他的一片真誠?原來自己作人還真的挺失敗的、還真不是他人的惡意中傷。「慕容情…吾會送你回苦境,日後,你與劍之初便好好過日子吧……」劍之初性情單純,應當會好好待他,不像自己只會惹他氣怒。


聽著香獨秀又開始自以為是的話語,慕容情這次不但沒發怒,反倒是低低輕笑了起來,面對他這樣的異常反應,香獨秀不由想,難不成是被關到神智不清了嗎?輕輕將頭靠在他的肩頭上,鼻間傳來那屬於他身上的清香,慕容情的心情有著前所未有的寧靜。「來不及了…劍之初他早已是兩個孩子的爹了…」


「什麼?」過於震驚他這話的香獨秀,不由轉身面對著他一臉錯愕,他不過離開苦境才一段時間而已,阿初就當上爹了!?這苦境女子懷胎生子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

「香獨秀…如今…你還要吾嗎?」不理香獨秀的震驚,慕容情凝望著他的眼眸裡,仍然還有絲期盼,他不願再與他錯身,不願再有遺憾,只期望他方才的話語裡,還有他對自己的眷戀之意。


愣愣的聽著眼前人那聽來虛弱的可以的話語,香獨秀有那麼一瞬間覺得自己在幻聽,一雙眼眨了又眨,這才發現原來真不是幻聽,慕容情那雙冰藍眼裡的柔軟,真是為了他所展現。「從來只有你不需要吾,而非是吾不需要你…」緩緩伸手撫上他那張顯得有些蒼白憔悴的面容,與記憶裡天差地遠的神態,令他心疼不已、他那無情卻又多情的阿多霓,怎能是這副失意頹態?「吾心依舊。」


依舊真情真意的承諾,慕容情這才發現自己過去有多愚蠢,這才知道自己失去的遠遠比他所想像的還要多,原來自己真的錯得離譜,錯得太深,淚不由緩緩流下。「是吾負你……」


輕輕吻去他眼角滑落的淚水,聽聞他這句話的香獨秀卻是只想嘆息,他們都對情愛太過駑鈍,以致於都錯過了太多。「你吾之間…從來沒有誰負了誰這件事。」




※ ※※※※※※※※※

為什麼我覺得翻船意味濃厚呢…*汗*
廢琴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
玉徽光彩滅,朱弦塵土生。廢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
不辭為君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
顶端 Posted: 2011-11-23 21:53 | 41 楼
無將琰郢
捷足先登獎
级别: 朱氏會社社員


精华: 0
发帖: 2496
柴刀: 1419 把
麥芽糖: 699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74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4
最后登录:2017-09-12

 

凝香錯【三十二】

正所謂一步錯,步步錯,但凡事都總會有個轉機,至少對於香獨秀而言,危機這兩個字是從不曾出現過在他的字典裡的。

縱使他如今面對的是難解之局,可依憑他的才能聰慧,他定也能將之化解。



「你可願隨吾回蕪園?」緩緩說起這次來時目的,他本就有意帶慕容情回他居所,只是何奈他們會因為一時情障,而落得如今尷尬局面。

聞言,慕容情卻是略皺眉間後,緩緩輕嘆「吾雖想應你,但何奈吾受制於燁世兵權,怕是要讓你失望。」

「哈、你只管點頭應好便是。」相較於慕容情的擔憂,香獨秀只是眨眨眼一臉俏皮的攬過他腰,很是一派輕鬆的說著「吾既然能進得來,便可以出得去。」

「可方才是你一人前來自然無所顧忌,但現在還要再加上個吾,你依舊還可輕鬆以應嗎?」不是他對香獨秀沒信心,只是那燁世兵權防他跟防狼似的,這破軍府裡的人又不是吃素的、那有那麼簡單叫他來去自如?

「阿情你真是太小看吾了、破軍府裡的人跟吾的感情很好,他們剛剛沒有阻攔吾進來,自然等一下也不會阻止吾帶你離開。」還以為慕容情是怕他不好做人才會有此憂慮,香獨秀不以為意的輕笑說著的話語,讓破軍府裡的人聽見了,怕是會吐血不治了吧?


聽見他這番話的慕容情頓時啞然無語了,恐怕不是破軍府裡的人不願阻擋他來會情人,而是他們壓根兒就沒人發現到,他竟然能如此輕易就突破他們的重重防線,翩然瀟灑來此吧?怎麼能有人的思維可以到達如此人神共憤的匪夷所思?而自己偏偏就還看上了這種人!?

慕容情如今的心情,已經不是用五味雜陳可以形容得了!
他當真要與這個人共度一生而不會後悔嗎?


再抬眸望著眼前依舊俊美無暇的容顏,那眼中的堅定,讓他方才浮現的一絲動搖,也化作煙硝,罷了,是他自己當初看走了眼招惹了他、如今該是自己要承擔下來招惹他的後果,但如果問自己還能有重頭來過的機會,他想他應該還是會做出當時的決定,他是個心思複雜多變的人,而香獨秀是個難以理解,事事不願過問太多,甚至有那麼一點孤芳自賞,往往很容易就可以讓他多變的心緒給搗亂成哭笑不得狀態,叫他再也無氣力去多想那些讓自己抑鬱不歡的事情,這般的人才,配他也許正好。


「那阿情如果沒有其他問題的話,就隨吾走吧!」伸手向前微笑了下的香獨秀,雖不知道慕容情臉上那黑了白、白了青、又忽然恢復自然神采的表情是怎麼一回事,但對一向很可以歪曲事實的香獨秀來說,他絕對可以將之轉念成為是阿情對他的關懷之情。


面對如此不懂情勢緊張,或許他壓根兒就不曾覺得這破軍府裡的人對他有多感冒的香獨秀,慕容情也只能為他們感概一番,沒有最強的敵人,只有永遠狀況外的對手!

罷了、總歸那也不是他該為他們擔心的,反正他最主要用意也只是為了香獨秀而來,如今他竟可以侵門踏戶到入無人之境般的翩然而至,那他也不該再猶豫於與燁世兵權之間的協議,換個角度想,若是讓燁世兵權得知他自認為無堅不摧的防衛對香獨秀來說根本就不痛不癢,只怕是會氣的吐血吧?


緩緩伸手搭上那人掌心,慕容情此刻眼中的溫柔無盡「香獨秀,從今而後,吾阿多霓絕不負你。」用的不是慕容情而是以霓羽聖主的之名起誓,便是依從了對他這人的心。


沒料到他會忽然這麼說的香獨秀,感到雙頰有些發熱,只見他反手緊握慕容情的手之後,低低輕喃,似有幾分難得赧意。「那…吾還可以叫你阿情嗎?」


「隨你…」自是看出他不好意思的慕容情,卻是輕笑了聲的輕吻而上。


不論是叫人無奈,讓人氣結、還是狀況外的惱人不已的香獨秀,對慕容情而言,都是他心中獨一無二的唯一。




回到蕪園的路上並沒有任何阻礙,這並不會讓慕容情感到驚訝,只是他很訝異香獨秀的房裡竟然會這般雅緻清幽,原以為會是一副高貴華麗的景象,想起這人不是最好的東西絕對不會滿意的個性,這倒是叫他意外了。


「現在很晚了,阿情如果餓了話這裡有些點心可以先用,明早吾再讓花兒做些精細的給你吃。」沒有注意到慕容情對自己房裡打量目光的香獨秀,緩緩走至桌前,將桌上一個做工精美的食盒打了開來,裡面放了幾疊看來簡單可氣味香濃的糕點,想來是他的奴僕為他備下以備不時之需。


隨意取了一塊方糕咬了一口,吃來甜而不膩又順口,讓向來不愛甜食的他也不覺得反感,只是與面對眼前香獨秀望著他似有些怔然的模樣一相比,他倒是覺得眼前人要比這糕點美味多了……


「沒想到…吾真的有機會帶你回來此地......」伸手輕輕撫去慕容情垂落在鬢角的髮絲,香獨秀琥珀般的眼裡,有著一絲恍然,他一直以為他與慕容情是一段沒有結局的孽緣,既沒有開始,也不會有結束的時候。


聞言,慕容情只覺得心胸悶痛了下,他開始慶幸自己沒有放棄尋他的念頭而來到集境。「如果吾不來…你該如何?」他無法想像像他這麼浮雲任飄遊的性子,在被自己傷得那樣重之後,會是怎樣的痛苦?


面對慕容情的疑問,香獨秀略愣了下,他未曾經歷過這般的事情,也無人可以告訴他該怎麼做,他向來獨來獨往慣了,也沒有人願意明白他的想法,微微低垂下眸的神情,卻是有幾分無措。

「不知道…或許就這麼過一輩子了吧…」他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也可以這麼死心眼,從來,只有人罵他缺心眼的份!「阿情…吾從來沒有想過要忘記你,既使,你從來都沒有說過需要吾。」


在這一刻,慕容情無比懊悔自己竟然對他說過那麼多傷人的話語,也在此時,他發現到自己令他有多麼心傷,狠狠吻上眼前這人,不同於當初分別之時的濃烈,是他對他的無盡相思以及愧疚,他開始痛恨當時竟然這麼傷害他的自己!


濃情蜜意,纏綿緋惻,怕是難以形容如今他們倆現在的感受,香獨秀萬萬沒有想到他會與慕容情在自己的床上翻滾糾纏這一天,而慕容情也從沒想過自己竟是如此渴望著他,但何奈兩心相通的激情,總是容易叫人打擾!


沒料到這麼晚還會有人上門也就算了,但是這麼晚了還不關上門閂以致於兩人纏綿被人活生生的打斷,這又是誰的錯?


「呀啊~~~~~~~~」她只是經過花園時聽到公子房裡還有聲音,還以為是公子今晚睡晚了而來問問有何需要,卻沒想到自己會看見如此活色生香畫面的花兒,驚叫著的趕緊雙手捂臉像是表示非禮勿視一般,祇是她那十指纖纖,卻是呈現張開狀態......根本有遮等於沒遮!


「唔…花兒?」被慕容情吻得迷迷糊糊的香獨秀,腦子還不太清楚,本能的叫出口的呼喚,卻是顯得很虛弱…

而慕容情卻是黑了一張臉的,看著眼前這位明顯根本就沒怎麼遮掩自己一雙好奇目光,將自己與香獨秀的曖昧混亂從頭到尾的掃射一番,那眼神裡除了些許疑惑之外,剩下的就只有閃閃發光的興奮,一點也不認為自家公子如今被個大男人壓在身下一副任人採擷的模樣,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咳…這位公子,請問您是?」像是發現自己這麼一直盯著自家公子被人非禮的畫面太久,好像有那麼一點點不夠厚道,但是眼前這畫面真的是太美好、太美好了!叫她真想去拉蝶兒快點來一起看呀啊啊啊~~~這位公子長得好俊美啊!!氣質也好好!!!>\\\\\\<


相較於花兒那興致勃勃滿臉花開的模樣,慕容情強作鎮定的緩緩坐起身,伸手輕順了順頭髮後,低頭問著香獨秀「你門沒拴?」


眨眨眼,這時腦袋終於清楚許多的香獨秀,反倒是很疑惑的回道「要閂門的嗎?」可想而見這位嬌生慣養的蕪園樓主,根本就沒有任何危機意識。


不意外的回答,讓慕容情不由輕嘆了口氣,算了、這也是他的失策,他不該認為這人還有那麼一點羞恥心,但其實香獨秀根本從來就沒有閂門的習慣,也不知道門是可以閂的。

回頭換上平日裡應付他人的笑臉盈容後,很是平淡的說著「吾叫慕容情…是妳們家公子的……」刻意的略頓了頓,並不是想製造什麼神秘感,只不過是想逗逗眼前這個看來一臉興奮過度的姑娘罷了。「姑爺。」


「啥!?什麼時候的事?」她家公子的姑爺?!公子什麼時候嫁的?她怎麼不知道!?花兒一點也不覺得她家公子嫁給男人有什麼地方不對……


「今晚過得門。」很是滿意這姑娘的反應一般,慕容情更加沒人性的笑回著「妳可以從現在開始就叫吾姑爺……」


而還躺在床上的香獨秀,卻是側過身,一隻手摸著下巴暗暗思索著,這樣好像有那裡不太對吶……


※※※※※※※※※※※※※※

卡卡卡…卡得要死的喔……
因為很久沒沒靈感…
最近爬牆去也…但是爬得太遠了……
所以一直沒捨得爬回來…*揍死*
廢琴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
玉徽光彩滅,朱弦塵土生。廢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
不辭為君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
顶端 Posted: 2012-07-21 13:36 | 42 楼
雪蕾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5
柴刀: 52 把
麥芽糖: 8894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2(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16
最后登录:2015-08-01

 

Quote:
引用第42楼無將琰郢于2012-07-21 13:36发表的  :
凝香錯【三十二】

正所謂一步錯,步步錯,但凡事都總會有個轉機,至少對於香獨秀而言,危機這兩個字是從不曾出現過在他的字典裡的。

縱使他如今面對的是難解之局,可依憑他的才能聰慧,他定也能將之化解。
.......

这个论坛貌似集体爬墙了……
顶端 Posted: 2012-08-05 17:40 | 43 楼
無將琰郢
捷足先登獎
级别: 朱氏會社社員


精华: 0
发帖: 2496
柴刀: 1419 把
麥芽糖: 699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74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4
最后登录:2017-09-12

 

Quote:
引用第43楼雪蕾于2012-08-05 17:40发表的  :

这个论坛貌似集体爬墙了……



咳...
孩子...
你要知道..偶爾轉換跑道是必要的...*遠目*
廢琴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
玉徽光彩滅,朱弦塵土生。廢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
不辭為君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
顶端 Posted: 2012-08-11 10:22 | 44 楼
mdbl5210
人言落日是天涯 望極天涯不見家 已恨碧山相阻隔 碧山還被暮雲遮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6
柴刀: 4 把
麥芽糖: 499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6(小时)
注册时间:2011-11-26
最后登录:2017-10-11

 

為何用谷歌瀏覽器進本壇老是會報告危險啊= =
顶端 Posted: 2012-08-15 11:07 | 45 楼
白雪月曲
诗书漫卷自轻狂,笑问苍天何为皇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1
柴刀: 0 把
麥芽糖: 355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13-06-24
最后登录:2014-06-01

 

终于找到情香文了
诗书漫卷自轻狂,笑对苍天何为皇
顶端 Posted: 2013-07-25 10:31 | 46 楼
wfqpj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1
柴刀: 0 把
麥芽糖: 5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13-08-12
最后登录:2013-08-12

 

好奇,還更文不?
顶端 Posted: 2013-08-12 19:16 | 47 楼
corolina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1
柴刀: 0 把
麥芽糖: 5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13-10-30
最后登录:2013-10-30

 

好久沒更文了
顶端 Posted: 2013-10-30 19:43 | 48 楼
無將琰郢
捷足先登獎
级别: 朱氏會社社員


精华: 0
发帖: 2496
柴刀: 1419 把
麥芽糖: 699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74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4
最后登录:2017-09-12

 

目前還沒打算續寫....抱歉了....OTL
廢琴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
玉徽光彩滅,朱弦塵土生。廢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
不辭為君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
顶端 Posted: 2013-10-31 11:48 | 49 楼
«234 5 6» Pages: ( 5/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落日煙——朱痕染跡民間後援會 » *~笑夢風塵~*

Total 0.010502(s) query 4, Time now is:10-20 01:59,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