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4 56» Pages: ( 4/6 total )
本页主题: 【情香】凝香錯(三十二),42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若影飛雪
\你走你的路,我看我的文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12
柴刀: 6 把
麥芽糖: 207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11-03-22
最后登录:2014-05-19

 

瓦拼命刷威望,- -,木有威望啊啊啊啊啊
顶端 Posted: 2011-07-31 15:17 | 30 楼
若影飛雪
\你走你的路,我看我的文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12
柴刀: 6 把
麥芽糖: 207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11-03-22
最后登录:2014-05-19

 

哦噢,翻页了捏················
顶端 Posted: 2011-07-31 15:19 | 31 楼
那么多年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3
柴刀: 1 把
麥芽糖: 1117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11-05-06
最后登录:2012-05-23

 

同样拼命刷威望,- -,木有威望……啥时候才能看到我的神啊…………
顶端 Posted: 2011-08-24 23:52 | 32 楼
那么多年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3
柴刀: 1 把
麥芽糖: 1117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11-05-06
最后登录:2012-05-23

 

好吧默默等待中……总有一天呢过看到不……
顶端 Posted: 2011-08-24 23:54 | 33 楼
無將琰郢
捷足先登獎
级别: 朱氏會社社員


精华: 0
发帖: 2496
柴刀: 1419 把
麥芽糖: 699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74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4
最后登录:2017-09-12

 

建議樓上兩位可以去水區開個樓自己灌水...XD
這邊的水樓可以自由發揮的...-W-
廢琴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
玉徽光彩滅,朱弦塵土生。廢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
不辭為君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
顶端 Posted: 2011-08-25 14:52 | 34 楼
無將琰郢
捷足先登獎
级别: 朱氏會社社員


精华: 0
发帖: 2496
柴刀: 1419 把
麥芽糖: 699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74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4
最后登录:2017-09-12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廢琴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
玉徽光彩滅,朱弦塵土生。廢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
不辭為君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
顶端 Posted: 2011-09-06 15:15 | 35 楼
無將琰郢
捷足先登獎
级别: 朱氏會社社員


精华: 0
发帖: 2496
柴刀: 1419 把
麥芽糖: 699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74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4
最后登录:2017-09-12

 

凝香錯(二十八)


花好,月美,酒更香,趴臥在溫泉池邊微闔雙眸的香公子,一身清爽好不愜意,自從他回到熟悉的地方後,整個人都神清氣爽了起來,雖然現在這會兒,他的耳根子好像還是不太能清靜。


「公子、公子、跟我們說說苦境的事情嘛~~」吱吱喳喳的妳一言我一句的紅衣服侍女們,一點也不怕被自家公子給喝斥般,兩雙眼睛晶閃閃的看著她們家公子光滑白皙的美背說著,她們隱約發覺到她們家的公子自從從苦境回來之後,明顯的變得太不一樣了,但又說不出那裡不同。

就是多了那麼一點讓人說不出的風情?


「既然妳們這麼好奇,何不等吾洗浴好了以後再說。」見她們仍是不減八卦興致的追問,不由有些想嘆息的香獨秀,很是無奈的表示著,就不能讓他好好的洗個澡嗎?怎麼他去趟苦境回來,這些丫頭怎麼一個個都變本加厲了起來!


兩姑娘聽見她們家公子的答應,不由雙雙眼睛發亮,眉開眼笑、心花兒朵朵開的齊聲說著「就知道公子待我們最好了~~」


唉…但當妳們的公子,一點也不好啊!聽見兩侍女的甜言蜜語,蕪園樓主不由搖頭歎息微微低眸,開始暗想著要用什麼故事來搪塞她們呢?畢竟讓她們知道太多,對他來說根本就沒有半點好處。





窗外月色依舊皎潔,映照在那站在窗邊的身影上卻是顯得過分黯淡,或許他真的開始想念那遠在他方,正悠閒過日子的某人了也說不一定,只是他仍有些猶豫,不知道自己,是否該放手過往所執著的一切?畢竟那曾經是如此刻骨銘心的叫人難以忘懷。


他過去愛劍之初愛得太深,因為太深,且因無法得到他的回應的關係,所以他執迷其中。

而現在,他卻開始漸漸的發覺自己,或許對於劍之初的情感是一種太過執著的傷人,不僅僅劍之初無法承受,連自己也終被傷得遍體麟傷,本該早要清醒的自己,卻仍是不肯放棄那微小又渺茫的希望,最後,劍之初仍是鍾愛他當年那匆匆一瞥的女子,最後,他仍是無法得到自己想要的終章。


如今的自己,還當真是兩頭落空,孓然一身。


「今晚的夜色,依舊沁涼如水…恰恰如同吾現在的心境,哈。」自嘲一笑的慕容情,低壓的情緒並沒有到達極冷的地步,可也不到絕望的深淵,香獨秀,你是否可曾算著,吾有這一步心寒意冷?


只是很多時候,人沒有可以重新選擇的機會。

他仍是不後悔當時的抉擇,只因為,難忘初心。


「如果你還在想香獨秀,吾勸你還是快點作決定吧!」不知何時來到慕容情房裡的孔雀,有些不耐煩的瞪著站在窗前,那一副要死不死模樣的某聖主,不由一陣沒好氣的說著「軍督最近要帶著他家小狐狸回集境去了,這是你唯一的機會。」不然等到軍督回去集境後,他之後才想去找香獨秀恐怕沒那麼容易了,集境的大門可不是那麼好開。


看著那又非請自來的女人,慕容情縱使額際青筋有些隱隱跳動,卻仍是隱忍了下來,孔雀說的提議雖然讓他有些動搖,只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該去找回香獨秀,畢竟他沒有可以去見他的理由。「妳認為吾會想去?」


「口是心非不會讓你的日子比較好過,慕容情,看在富長貴那最近總是被你刁難得苦楚萬分的面子上,你還是跟軍督回去集境吧、再說了,你不離開,翎婆是決意不會死心的!」她可沒那麼好心要幫慕容情,只是她最近老是被翎婆追著跑,問著何時才要與這傢伙合房延續霓羽族的血脈[云云,實在是被追問到怕了!不如做個順水人情,把慕容情弄到集境去,讓她耳根子可以清淨清淨!「還是你想通想跟吾一起延續霓羽族血脈?」


「妳認為有可能嗎?」明知道孔雀最後的那一句話,不過只是句玩笑,就算他肯,孔雀也會跟他拼命!如今他的心已經被遠方的某人給牽掛住,再也不可能去思考這些。「就算吾去了…也無法改變什麼。」香獨秀怕是對他早已死心了。


看出慕容情的顧忌,孔雀很是感慨的想著,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呢?只是她也萬萬沒有想到,慕容情竟然會對那個集境奇葩動了情,雖然這麼說挺缺德的,不過她想慕容情如果去到了集境,會有很多人感謝他的犧牲,而且應該所有人都會不留餘力的幫助慕容情讓香獨秀回心轉意。

「你做不了阿多霓,難道就連慕容情也無法做好嗎?如果你對他真的毫無情感,那麼也就沒有所謂遲疑。」如此沒有承擔的男人,就連她都看不過去!「你難道沒有想過,或許香獨秀他在等你?」當然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可她仍是違背良心的説著,若他不快點離開苦境,她可就真的得要承擔起霓羽族后裔的責任了!


「……,孔雀,你為了逼吾去集境……還真是什麼話都說得出來。」深知香獨秀性子的慕容情,也知道孔雀最後說的那句話,根本就是鱉腳得可以的藉口,她到底是有多急著想要把失路英雄給抓到手?


「你快點滾、就不用吾這麼多費唇舌了!」雙手叉腰,怒瞪著眼前面露揶揄模樣的慕容情,孔雀不由暗暗誹腹著,都是你這麼龜龜毛毛慢慢吞吞的死德性、才會害老娘這麼不知矜持!




集境最英明神武的虓眼軍督,神采亦亦精神颯爽的帶著明顯有些疲累的求影十鋒出現在薄情館前廳時,當真沒想到竟會有人早就坐在那邊等著他,不過早前有聽孔雀略微提過他與香獨秀之間的事,那姑娘雖說的隱誨,不過他也不傻,自然是意會出那很含蓄的言詞裡所隱含的意義。


軍督只是揮手示意十鋒先出去稍等,便緩緩坐在慕容情面前,那仍是看不出情緒的俊美容顏,其實並不比香獨秀差,只可惜他還真沒想過依香獨秀那種性子,竟然還有人會鍾情於他。「你欲隨吾等回集境?」


面對燁世兵權提問,慕容情這次竟不再迴避的輕點了點頭「還望軍督行個方便。」語氣不亢不卑,一點也不像是有求於人,這算是阿多霓的尊嚴,不容他人輕蔑的意思嗎?

「姿態如此高傲,這便是阿多霓有求於人的態度?」

「軍督也可以不給于吾這個方便。」挑挑眉,縱使讓人看透心思也不願示弱。

「慕容情,屬於阿多霓的驕傲,並不能使吾給你一個方便。」要他一直用這種性子去到了集境,恐怕也不會有多大效率,香獨秀是典型吃軟不吃硬,雖然他總是孤芳自賞難自棄的模樣,造成許多人的不滿。但不表示他的內心深處當真也是如此,因為比誰都看得透徹,所以才能比任何人都能置身事外。「你欲往集境的理由,吾不想知道,但吾很清楚你必須隨吾回去。」

「軍督也是聰明人,何苦為難於吾?」

「不是吾想為難於你,香獨秀或許無心汲營政權,但他那一身絕藝讓吾實難以放心。」香獨秀一身武藝讓人無法輕忽,縱使他並不認為他能有顛覆集境政權的欲望,可誰又能真的保證得了?畢竟他只為他所認為對的人事物付出。


明白燁世兵權的顧慮何在,慕容情神色不由凝重的靜默了一會兒,這才緩緩而道「如果說…吾有讓軍督高枕無憂的方法,軍督可否給一次高抬貴手?」在位者的顧忌,總是如此多疑的令人心酸,真為那個被他喜歡上的傢伙感到悲哀。
廢琴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
玉徽光彩滅,朱弦塵土生。廢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
不辭為君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
顶端 Posted: 2011-09-06 15:16 | 36 楼
無將琰郢
捷足先登獎
级别: 朱氏會社社員


精华: 0
发帖: 2496
柴刀: 1419 把
麥芽糖: 699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74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4
最后登录:2017-09-12

 

凝香錯(二十九)


就算集境政局逐漸太平,對於香獨秀來說其實並無任何差異,他的悠然日子照過,浮雲人生依舊愜意,雖然偶爾還會想起在苦境所遇上的人事物,可那也僅僅只是偶爾,縱使偶然浮現腦海中的俊美面容,總是讓他心頭不由隱隱揪疼,但他仍是不覺得這有什麼值得自己懸念的。


他與慕容情,是從一場交易而起的關係,一但交易結束,那麼他們之間談情說愛的遊戲也該告終。

他沒有後悔過與慕容情的那段過往,也不怨恨他對待自己的種種無情,只因為早已清楚慕容情不是自己能留得住的人,也明白他有他難以推卻的責任,和對於劍之初的情障。


說起來如今的全身而退的自己,倒是比他們幸運得多了!

但他也不會就此與情愛絕緣,只是他需要時間來調適自己些許落寞的心情,再過些時日,或許他又是一個如浮雲逍遙般的蕪園樓主,而不再做那失魂落魄的香獨秀。


「公子,聽說軍督自苦境歸來了,還帶回來了一個很特別的人呢~~」蝶兒一邊為自家公子遞上上好的茶水,一邊喜孜孜的說著剛剛她從花兒那裡聽來的消息,聽聞軍督不但找回了十鋒院主,還外帶了個面貌俊美且渾身充滿濃郁馨香的男人。


「喔?」燁世兵權回來了?真沒想到他竟然可以這麼快就哄回了求影十鋒,還以為他們還得要鬧上一陣子才會復合,看來是他小看這虓眼軍督的能為了。


見她家公子竟然破天荒的注意起她口中的事物,蝶兒不由興奮的說著「聽說那個人長相不但俊美不輸公子你,還渾身透著一股濃郁的薰香味,聽說是天生自帶的,人笑起來說有多迷人就有多迷人呢!」花兒在說著的時候,眼珠子裡還不斷冒出愛心來著的,早知道昨天她就跟著她一同出去採買了!


耳邊聽著蝶兒的各種鉅細靡遺的描述著的那人所有特徵,香獨秀的臉色不但越來越古怪,最後竟然還有絲蒼白!長相俊美,渾身透著奇特異香,除去了那人笑起來迷人這個形容之外,簡直就是在說慕容情!如果軍督自苦境帶回來的人真是慕容情的話,那又是為何因?


「公子?公子?」見自家公子不知在想什麼的臉色忽然發青的模樣,蝶兒不由擔憂的輕喚了幾聲,雖說她家公子對人說話視若無睹這點是常有的事,但是會為了溫泉洗浴以外的事情而臉色大變,這倒是很少見!莫非那位俊美奇特的人是公子認識的人嗎?若真是這樣的話那就不好了,聽說軍督帶他回來集境的意圖不良。「莫非那人是公子認識的人嗎?」


被蝶兒這麼猜疑一問,香獨秀不由搖頭苦笑了起來,他也沒親眼目賭那人的真實面貌,又怎能單憑蝶兒的片面之詞而就認定是他呢?更何況,他沒有來集境的理由。「只是想起了某個人罷了…」緩緩起身,輕順衣擺後,淡然的留下一句話,便翩然離開。


早已習慣了她家公子那時不時出人意表舉止的蝶兒,也只是眨眨眼的,目送著那片清藍身影逐漸淡出視線,她還是覺得她家公子從苦境回來以後變得好多。


雖然不想承認,他是有那麼一點在意那個讓燁世兵權帶回來的人是誰,但他隱約明白這不是自己該去干涉的事,畢竟要與燁世兵權打交道並不是什麼輕鬆的活兒,可他真的很想知道那人究竟是不是慕容情?若真是他,那麼他又為何要來集境?太多的疑問,讓向來淡情寡欲的香獨秀不由焦慮了起來、他不否認自己還有那麼一點在乎慕容情,縱使他明白自己沒有去擔憂他的這份資格。

唯今之計,他還是先去找求影十鋒探探吧!




「你是想知道,那日與吾們一同回來的人是不是慕容情對吧?」開門見山的點出香獨秀的來意,求影十鋒早在聽見隨侍來報香獨秀求見時,他就已經明白他的意圖,只是他很好奇他對慕容情到底是不是認真的?畢竟,他也曾經親眼目睹過這個脫線大王對自家兄長下手的畫面。


「十鋒院主真是善解人意。」眨眨眼,一點也不意外他會如此清楚自己來意的原因,他向來很清楚求影十鋒的心計頗深,只是一旦面對燁世兵權,不管多麼機關算計,於軍督眼裡,不過只是三歲小兒的程度罷了!


擺擺手,表示他這話是多餘的客套之詞,誰都知道這個香獨秀表面越客氣有禮,接下來的話就會越讓人想吐血、還是早早要他住口,先說出自己的想說話的話才是上策!「那個人是不是慕容情對你來說很重要嗎?吾只知道他與軍督之間似有所協議,至於詳情,吾並不清楚,而你,也無須再去破軍府探究虛實,既便你去了,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答案。」

他不清楚軍督帶回霓羽族聖主的用意何在,但他想燁世兵權從不做沒有意義的事,也許他與那位聖主有著怎樣的利益關係,但那些不是他所該干涉之事,更別說香獨秀如今又有何身分可以去質問軍督這件事情。


「即便如此,吾還是得去破軍府一趟。」搖搖頭,他並不想接受求影十鋒的規勸,他還是得親眼確定那個人是平安無事,他才能放心,就算他與慕容情的過往是不歡而散,但他仍不希望他出任何事。


「香獨秀…你真是讓人越來越無法理解……」輕嘆了一口氣,求影十鋒也不再說什麼,畢竟某人難得想不開的模樣,可謂是集境裡千載難逢一見,他不能剝奪其他人看好戲的心情。


揮揮衣袖,蕪園樓主依舊笑容俊雅自信的淡然輕語「吾一向都很好理解、只是你們都故意將吾想得太難理解罷了。」末了,還露出一臉明媚憂傷的神情,像是在控訴世人都不懂得他香獨秀的好!


「……香獨秀,你可以滾了!」頭一回,求影十鋒難得不再隱忍,面色鐵青咬牙切齒的低吼著,對他有同情的心態根本就是自己傻了!



有些過往,既然是已經發生過了,那便不是你想遺忘,便能遺忘得了,雖然那並非是美好的回憶。

慕容情雖然待他無情,可他不能對他無義!
廢琴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
玉徽光彩滅,朱弦塵土生。廢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
不辭為君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
顶端 Posted: 2011-09-06 15:16 | 37 楼
無將琰郢
捷足先登獎
级别: 朱氏會社社員


精华: 0
发帖: 2496
柴刀: 1419 把
麥芽糖: 699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74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4
最后登录:2017-09-12

 

凝香錯(三十)


離開天機院,但香獨秀並不急著前往破軍府,只因為他明白若是什麼也沒準備的就去找燁世兵權,不僅僅只是碰了一鼻子灰這麼簡單、他很清楚燁世兵權對於自己的需要從未曾斷念過,而他也不想踏入那場爭權奪利的渾水。


但對於慕容情,他卻又懷著捨不得的心疼、不管嘴裡說得如何的雲淡風清,可一旦真的動了情,就會成為難以割捨的牽掛,這時,他忽然有些理解那華麗高傲的儒門龍首,對那總是扯他下水玩命的仙長的那份無奈,是怎樣的情感。


想拋棄,卻會感到捨不得,想狠心抽離那份糾纏,卻又不捨得。
時時牽著掛著念著,不知不覺中,也就這麼分分合合的過了大半輩子,也不覺得他厭煩。


「何謂情啊…果真是要懂得的人,才會知曉那其中的酸甜苦澀……」難得苦笑自嘲的蕪園樓主,總算明白那胸口總是在想起他時的隱隱作疼,是怎樣一回事。

只是他領悟的,太晚。






推開格窗,望著眼前的夜色不同於苦境的景色,讓人感到些許新鮮,他沒想過自己竟然真的來到集境,也從沒想過他第一次來到這裡的目的,竟是為了一個與他錯身而不曾珍惜過的人,只因為他開始思念那人,很想念,因為那份相思,逼得他不得不承認他對於香獨秀,早已動心情深,只是他不願懂。

只可惜,他明白的太晚。


「香獨秀…」總是冰冷的海藍眼眸裡,如今卻盡是深濃的愁悵,他明白香獨秀的個性向來不拘小節、大而化之,除非是他所鍾情認定的事物,不然往往都是做過眼雲煙,如今他卻希望香獨秀當初對待自己的情感,不會是一時興起,就算是一時憐憫也罷。





夜逐漸幽深,窗外也開始下起了綿細的小雨,今年的雨季似乎是來早了些,即便是如此,依然還是無法讓專注於軍務之中的男人有所動搖,他本就不是會注重這類細節之人,況且他還有更為重要的事情要做,縱然他家那隻小狐貍總愛與他作對。


隻手稱顎,看著眼前那依舊不為他如今行為而有所動搖的嚴厲男人,求影十鋒發現他似乎很縱容自己,對他的為所欲為,只要是在別人看不見的時候,他總是願意睜隻眼閉隻眼,以前總覺得惹怒他是件很有趣的事,如今他卻發現這男人越來越懂得縱容他的胡鬧!


「十鋒…吾雖容許你可以在任何時候親近吾,可在這種時候不行。」就算是平日威武不容人造次的虓眼軍督,在面對自家愛人那總是有意無意的撩撥,也不由感到無奈的嘆息了聲後,便重重放下手裡的特急公文,看著求影十鋒的表情卻是相當無奈,他真當自己的自持力很好嗎?穿著如此單薄的衣服在他面前晃來晃去的,誘惑意圖如此明顯,叫人如何不注意?


眨眨眼,求影十鋒只是揮揮手皮笑肉不笑的說著「你大可不必理會吾啊、軍督!」最後兩字還很刻意的加重了些許,反正他很清楚燁世兵權事業心重,不會太在意他這小小院主的存在。


如果是在以前,求影十鋒才不敢對他用這種語氣說話,但是現在,他發現到他似乎是越來肆無忌憚!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雖然他表面上總是十分明理順從著接受他的命令,但暗地裡卻老是將他踢下床……

「你到底又想如何?」就算是眾人眼中一直很威的軍督大人,在面對太座不滿的面容之前,什麼威嚴峻酷都是紙老虎一隻,他承認他寵十鋒寵的有些過頭,可他也明白十鋒不會因為不滿自己的作為而分不清輕重。


「你打算把那位阿多霓藏嬌多久?」開門見山的說出了他來找麻煩的理由,求影十鋒當然不認為燁世兵權是真心看上了那傲慢的霓羽族聖主,只是覺得早早將香獨秀推給他好好管束,集境不就可以早日天下太平了嗎?


「你這是在吃醋?」挑挑眉,眼神有些危險的瞇了瞇,只因為求影十鋒剛剛做了個翹腳的姿勢,一雙修長雙腿便就這麼自那輕薄衣擺底下滑落出來,顯得更加誘人非常。


燁世兵權的話,倒是讓求影十鋒差點就要以為眼前這人根本不是他家那位峻酷嚴厲的虓眼眼軍督,怎麼,他剛剛是在說笑嗎?「你這是在說笑嗎?」


「……十鋒,你似乎太過干涉此事。」揉揉開始有些隱隱作疼的額際,燁世兵權深深覺得以前那個什麼都應允他的求影十鋒,真的要可愛多了!


「吾只是覺得你早點把慕容情送過去,整個集境裡的人對你絕對只會更加崇拜!」他是認真的,依目前香獨秀那種顧人怨指數不斷攀升、且惹得全境眾人幾乎大暴走的情況看來,早點把慕容情塞給他才是正途。


面對求影十鋒那恨不得能把香獨秀早日塞給慕容情好天下太平的模樣,燁世兵權卻是難得的笑了,緩緩起身走到他的面前坐下,伸手將他拉上自己大腿坐穩後,這才回答他的問題「這樣太過便宜慕容情了。」

雖然他知道香獨秀無法為他所用,但他也不能就這麼簡單的將人給雙手奉上,慕容情於他而言,還有利用價值。「十鋒,你其實是想為他求情吧?」雖然香獨秀跟任何人都不對盤,但慕容情怎麼說也算幫過他躲避自己的追擊,縱使最後他仍是被他出賣。


「吾不想集境會因為香獨秀的關係而鬧到天翻地覆罷了…」雖然他之前做出的豐功偉業並無造成集境危機,可不表示他那總是淡看人生的態度會持續下去,他明白慕容情對於那位蕪園樓主的影響力很深。


「吾相信香獨秀不會那般愚蠢…」一個盡心盡力的想讓自己不沾惹權勢名利的人,最後也不會因為『情』而改變自己初衷,至少他認為香獨秀不是那樣的痴人。「不過…你該要先擔心自己的處境......」話語一落,求影十鋒還沒來得及反應,便是一陣天旋地轉,待他回神、人早已被壓制在桌上,而某軍督的某部位正精神亦亦的頂著他。


瞬間刷紅了臉的求影十鋒,很是慌張的伸手抵住那人不懷好意慢慢靠近自己的面容,緊張的低叫著「你、、不是很忙嗎?」


「再忙…也得要好好處理一下…某隻小狐貍的閨怨……」低頭見他一臉慌亂羞怯,不由哧笑了聲,伸手抓下他猶在做著垂死掙扎的雙手後,狠狠吻上這隻不知好歹的小狐貍!




※※※※※※※※※※

很久沒更新了…*汗*
廢琴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
玉徽光彩滅,朱弦塵土生。廢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
不辭為君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
顶端 Posted: 2011-11-02 21:55 | 38 楼
丹心血兰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1
柴刀: 0 把
麥芽糖: 69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11-11-05
最后登录:2015-10-25

 

难得的情香文啊~
拂天光,照汗青,一步人生终不悔
顶端 Posted: 2011-11-06 15:20 | 39 楼
«123 4 56» Pages: ( 4/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落日煙——朱痕染跡民間後援會 » *~笑夢風塵~*

Total 0.010503(s) query 4, Time now is:10-20 02:04,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