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3 456» Pages: ( 3/6 total )
本页主题: 【情香】凝香錯(三十二),42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無將琰郢
捷足先登獎
级别: 朱氏會社社員


精华: 0
发帖: 2496
柴刀: 1419 把
麥芽糖: 699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74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4
最后登录:2016-07-26

 

凝香錯(二十)


回到薄情館裡,慕容情發現那本該列為拒絕往來戶的兄弟檔,似乎還在?本來未消的怒氣正要發作,這才聽富長貴急忙解釋著說,那對兄弟根本就沒有退房過,他也不能強迫客人走人,畢竟薄情館的主旨可是『以客為尊』!


「不過…館主,那對兄弟最近好像是在躲人?似乎是躲得很緊吶、不僅僅是要求換房,還要人別說出他們住在薄情館裡。」富長貴有些擔心的說著,雖然早就知道那對兄弟不是什麼簡單人物,但是萬一那天他們的仇人找上門來,只怕後果不堪設想。


因為沒了小白鳥可戳,慕容情不由皺眉的放下手中的逗鳥棒,改以指輕敲桌面的低聲輕問「知道他們在躲些什麼人嗎?」


「不太清楚,一個說如果有集境的人來找,就說他死透了、一個說如果有山羊頭的來找,就說沒這個人。」仔細回想起那對兄弟雙雙臉色陰沉的千叮嚀萬囑咐,富長富真的很好奇能讓那兩個人躲得緊的人,又會是怎樣的角色?


「………」聽到山羊頭這三個字,慕容情臉色不由一沉、這不就是那個該死上千萬次的魔王子嗎?這對兄弟怎麼就偏偏惹上了那隻神經病!!

「館主?」見他家館主臉色忽然鐵青了起來,不由擔心的輕喚著,該不會是什麼很煩麻的人物吧?


相較於富長貴的擔憂,慕容情只是優雅的擺擺手後,輕笑說著「若是真有人來找他們,就假裝不經意的透露出他們行蹤吧…」只是那話語裡,竟然還透著幾絲陰冷,他的薄情館很小、可禁不起太多人的撻伐。


聞言的富長貴,不由冷汗潺潺了下,真是好一個笑裡藏刀、館主明明就是還介意那對兄弟與香公子之間的曖昧嘛……




本想轉身離去前往他處的香獨秀,卻是此時見到穆仙鳳正巧自龍煙苑走了出來,只見她一臉詫異的望著眼前這熟悉身影,像是不明白他為什麼會來此的用意,聽聞香樓主不是正給薄情館主包養嗎?


「香樓主,請問有事嗎?」笑容明顯有些僵硬的穆仙鳳,仍是不忘禮數的詢問著,縱然上次他來訪時給她的觀感不太好,但該有的禮貌還是得要周到。


聞言,香獨秀竟是難得露出一臉腼婰模樣的說著「吾來,是想找仙長敘舊…不過吾想,他現在恐怕是應接不暇…」


香獨秀的話,讓穆仙鳳不由尷尬一笑,方才他肯定是聽見了主人與劍子先生的爭吵了吧…只是也不能就這麼把人晾在門口,穆仙鳳只得乾笑了聲的做出請勢的姿態,溫婉輕語「香樓主如果不介意的話,請移步至後院去可好?」


見眼前這一時半會兒的,他也無法見到劍子仙跡,香獨秀想了想,他也實在不知該上那兒去兜轉好,也只好同意的點點頭,便拎著銀雪跟隨著她進入內院之中。




靜靜坐在亭裡,對於眼前龍煙苑這不同於外界般的幽靜景致,讓香獨秀不由感到讚嘆,苦境的四季分明,且奇珍異寶甚多,物產也相當豐富,這都是他在集境時難以得見的,待在此地越久,便越能理解那些掌權之人欲染指此處的意圖,只是他總覺得外頭的世界再好,也沒有自小生長慣了的地方要讓人來得舒適,縱然那裡總是貧瘠的讓人容易乏味。


被安置在石桌上的小白鳥,在吃飽了以後,便開心的玩起水來,那水滴還不斷的往香獨秀那邊噴濺而去,令他不由覺得可愛,伸手輕輕逗弄起小白鳥來的香獨秀,輕輕低笑了起來。「原來你如此親水啊…這倒是與吾有幾分相似。」

想來他之所以帶走牠,有絕大部分是因為總覺得他離開之後,慕容情應該又會對牠做出遷怒的行為來,才會一時不忍心起,但這小白鳥不僅聰明靈慧,還如此親水,這倒是他所沒料到的。


香獨秀原還想與小白鳥說說心裡話時,本該無暇接待客人的某人,卻是悠悠然的出現,一臉如沐春風般的神情,更襯托的他那俊美容顏越加傾城,讓香獨秀的目光也不由被吸引了住,如此傾城國色、難怪能讓那清心寡欲的仙長,傾心動情。


「香樓主今日來訪,是有要事嗎?」由於剛正法(?)了某隻不安分的人的儒門龍首,今日心情可說是十分愉悅,所以對於眼前這隻曾經讓他苑內珍藏陷入空前危機的高級蝗蟲的再度來訪,也就沒有先前那般排斥心情。


聞言,香獨秀卻是一改方才獨處時的落寞,笑臉吟吟的說著「只是正好經過,想來探望一下仙長。」


對於眼前人的說詞,疏樓龍宿卻只是輕笑搖頭,他與薄情館主之間的事情,早已讓人傳的沸沸揚揚,至於那謠言的開端,該要歸功於薄情館裡那不為人知的另類產業。

「香樓主,在吾面前,客套的話就省了。」雖然與他交情不深,他也明白此人本性不壞、只是那自我意識過度強烈的毛病,比較讓人難以忍受,屏除掉這些缺點,他其實是個相當聰明的人。「汝來找劍子,當真只是單純敘舊?」


自然是聽出疏樓龍宿這話裡隱喻,香獨秀並不覺得尷尬,畢竟他也不是什麼簡單人物,就算他不出門,對於苦境裡的事情,可也還是能瞭若指掌。「真是敘舊而已,龍宿多慮了。」


看他似乎不願多談,龍宿只是淡笑不語,未曾深究,畢竟那屬個人隱私,非他能涉及之處,這時他才發覺桌上竟是多了個鳥籠,不由好奇探看,只見裡頭有隻白色小鳥,正歡快的躍上跳下不停的發出悅耳鳴聲,不覺有趣的伸手輕逗。「這白鳥是樓主所養?」


「不是。」隻手撐顎的看著眼前那人戲弄白鳥的模樣,不由自主的瞇了瞇眼,這疏樓龍宿真是個難得的美人,不只賞心悅目之外,還相當體善人心,莫怪乎會讓那崇道清修的仙長,動了凡心。「慕容情待牠不好、所以吾決定帶牠出來另謀生天。」


香獨秀那讓人啼笑皆非的回語,卻是讓龍宿不由哧笑出聲,如他記得沒錯,那慕容情可是位世間僅存唯一的阿多霓,對待自己的同類,不至於會差到那裡!「所以樓主汝便收留了牠?」只是龍宿早就習慣了他那異於常人的思維,也就處變不驚的輕笑回道。


「也不算收留…」放下手緩緩坐正了身,香獨秀有些皺眉似是苦思的模樣,卻是引起龍宿的詫異、原以為這人應該不會有此樣貌的時候,看來那位薄情館主似乎讓他改變了許多。「只是覺得…要帶著牠證明什麼,那種感覺,吾無法形容。」搖搖頭,終還是不禁嘆息的模樣,讓龍宿了然的點了點頭。


看出他的困擾是由於『情』,但身為局外人,他也實在不便說什麼「汝愛他嗎?」太過直接了當的問話,卻是讓香獨秀的神情不由一怔!但他隨即很快恢復的,重重的又嘆了一口氣。


「他也這麼問過吾…」『愛』這一個字,實在是個讓人難以理解的習題,慕容情不想面對霓羽族對他寄予的希望,所以逃避,也無法弄懂對於自己的情感,所以放手,而他,卻因為不懂這個字的含義,所以離開。

「那汝怎麼回答?」


「吾不懂〝愛〞是什麼…所以無法回答。」喃喃輕語著的香獨秀,神情懵然的宛若稚子一般無邪,卻讓疏樓龍宿不由感嘆了聲。


緩緩搖動起手裡的華扇,疏樓龍宿轉頭望向院裡的幽美景色,卻是淡淡然的吐出一語「愛呀…是需要時間的蘊釀,才能得到甜美滋味兒的果實……」而這道習題,對於目前的香獨秀與慕容情而言,顯得太過艱難。
廢琴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
玉徽光彩滅,朱弦塵土生。廢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
不辭為君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
顶端 Posted: 2011-02-21 23:17 | 20 楼
若影飛雪
\你走你的路,我看我的文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12
柴刀: 6 把
麥芽糖: 207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11-03-22
最后登录:2014-05-19

 

等前辈更新
顶端 Posted: 2011-04-04 00:14 | 21 楼
若影飛雪
\你走你的路,我看我的文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12
柴刀: 6 把
麥芽糖: 207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11-03-22
最后登录:2014-05-19

 

前辈,好久了,文什么时候更捏
顶端 Posted: 2011-04-10 22:04 | 22 楼
無將琰郢
捷足先登獎
级别: 朱氏會社社員


精华: 0
发帖: 2496
柴刀: 1419 把
麥芽糖: 699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74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4
最后登录:2016-07-26

 

凝香錯(二十一)


龍宿的話語,卻是讓香獨秀更覺困惑,雖然他同意時間真的可以改變很多事情,但對於很多人而言,時間並不能改變他們的貪求慾念。


面對眼前人的一臉困惑,疏樓龍宿卻是只能搖頭輕嘆這人對於情感上的純真,見他一臉聰明像,卻沒料到對感情這門課題還真是一竅不通,就如同他那隻叫人傷身又傷神的老道一般,教人費思量。「這個問題,吾們暫且先按下吧、汝是否可有想去之處?」既然他無意回集境沾染是非,那想必是想呆在苦境遊歷才對。


這忽然轉換的話題,卻是讓香獨秀歪頭認真的想了想,他好像也沒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再者他現在根本就沒那份心思。「龍宿可有好提議?」


像是料到他會有此一問,龍宿只是搖了搖手中華扇的微笑說著「如香樓主還未想到要去那兒遊歷的話,不妨就暫且在龍煙苑暫住吧!」


對於龍宿的提議,香獨秀也沒再多想什麼,便點頭回道「那就叨擾了。」


「既然如此…那龍宿還有事先行一步,香樓主如有需要,請儘管囑咐鳳兒。」緩緩起身作揖過後,便轉身離開。


而將這一切看在眼底的穆仙鳳,卻是在自家主人步出院後,不由緊張的迎向前去,一臉擔憂的輕詢「主人就這麼留下他好嗎?」想起之前所發生的種種悲慘事件,讓她好生擔憂主人的那些珍藏啊~~


相較於穆仙鳳的擔憂,華麗的儒門龍首,卻是不以為意的輕笑安撫著「香樓主在此期間不管有多少花銷,儘管上薄情館那兒報去就是!」


似是有些意會的穆仙鳳,卻仍是有些擔憂的問道「如果慕容館主不認帳的話,這該如何是好?」

對於自家鳳兒的疑慮,卻是叫龍宿不由眉眼一挑,冷嗤一笑後的說道「汝見吾有哪一次沒收下汝先生的帳過?」

聞言,卻是讓穆仙鳳眨眨眼的,一掃方才憂慮的掩嘴輕笑了起來。




撥弄著手下的算盤,慕容情心情大好的嘴角噙笑著等待眼前人的開口,但無奈眼前人的個性比他所想像中的要來得沉穩太多!隨意撥開算盤,慕容情好整以暇的端起桌上的茶杯,緩緩喝著。

「不知破軍府軍督來訪薄情館,有何指教?」其實早就明白他來此的目的,不過是想捉住一隻離家逃走的小狐狸,無奈小狐狸雖然不夠聰明,但躲藏的本事可不小!總可以讓這位翻找不著。


「求影十鋒在此對吧?」不拐彎抹角的質問,說明了軍人講求速決的性子!並不刻意隱藏自己的目的,只因為他不認為這是需要隱瞞的事情。


「客人的隱私,也是屬於薄情館的服務項目,恕吾無可奉告!不過…吾可以告訴你,『守株待兔』…也許是個好辦法。」直接了當的問話,並不會讓慕容情覺得驚訝、或者任何壓力,畢竟他今天來的目的,只是尋人,過多的動作可是會打草驚蛇的呀!

客人的隱私,他無法奉告,但是對於另一位客人的需求,在不礙他薄情館的主旨之下的情況,他可以迂迴式的給予。「又或者…軍督可以付出一點代價,來換取一些甜頭。」


「嗯?開價吧!」對於慕容情這別有暗示的提議,燁世兵權略瞇了瞇眼後說道。

「哈、軍督果真是個明白人!」燁世兵權毫不猶豫般的回答,卻是讓慕容情不由笑臉吟吟的站起身來走至他的身前,緩緩輕語「你認為…那個人值得你付出多少價碼?」會有此一問,單純的就只是想知道這嚴謹的男人究竟是為了什麼理由來此尋找求影十鋒,尤其在知道他特意隱瞞自己行蹤不欲人知這點。


「館主原本認為吾會想付出多少價碼?」原本堅毅沉穩的容顏,卻是被他這麼一問後,而不由冷冷嗤笑了聲,他可沒那種讓人探究自己隱私,而還覺得有趣的興致。


「吾還以為那人對你而言,是個特別的存在…」難道求影十鋒對他而言,正如同香獨秀對他的意義一樣的可有可無?不、他不這麼認為,這個人的野心甚大,不會因為某種單純的理由而親入此處要人,莫非,只是不捨得失去一名得力戰將而已?


「再如何特別,一旦失去也沒有意義。」像是不願多談這個話題一般,聽似淡然帶過的話語裡,卻是有著拒絕回答的強硬,他的私事不需要個外人來理解。


可燁世兵權萬萬沒有想到,慕容情會因為他的這句話而憾然心神,再如何特別的人,一旦失去了也會沒有意義嗎?在此刻,慕容情竟被自己內心深處,那忽然竄出的難以言喻心慌、給弄得驚惶!


「……軍督若是想找人,那麼就到前廳去吧……」不願自己再多去細想如今心中的慌措,慕容情強作鎮靜冷沉著聲的道著。「這個時候…你應該會見到你想見的人。」


雖是看出了慕容情的心緒波動不太尋常,但燁世兵權卻不想理會、畢竟有件事,是他首先要做的!


就在燁世兵權離去之後,慕容情卻像是受了什麼打擊一般的,面露複雜的輕輕喃語「香獨秀…吾不會讓你…成為吾的心魔…」




薄情館裡今天出現了不太尋常的場面,原本相偕出外的一對身影,卻是剛踏出薄情館大門時,雙雙停住了腳步、兩人瞬間很有默契的轉身各自往不同方向逃逸!畢竟這樣生逃生的機率比較大但是他們都錯料了,來人可不會是獨身一人。



被逼到了某間房裡的某人,面露苦澀的緩緩退至桌旁,低垂著頭似是在迴避對方那迫人的嚴厲逼視般的模樣,看來似乎有些可憐兮兮,可對那個咄咄逼人的男人而言,這不過是他故作低姿態的偽裝,當年他就是被他這付模樣,給欺騙了許多年。


「你還想逃到那裡?」大步跨前,將眼前這雖然被自己逮個正著,卻仍舊裝作無辜小兔般模樣的青年納入懷裡,彼此間這般極近的距離裡,讓他輕易的便能聞到他身上的氣味,令男人眼神不由一沉。


「……,你別追不就成了………」那人溫熱的氣息噴灑在自己臉上的感覺,讓求影十鋒感到相當不自在!曾與他有過的親密經驗,讓他的身體對於他氣息流轉異常敏感,習慣還真是一種可怕的東西。

十鋒的話,讓燁世兵權輕笑了聲,低沉的嗓音,讓懷裡的人不由輕顫了下,他從沒忘記過這副身體所帶給他的刺激,也沒忘了他的味道有多美味。「耍嘴皮子並不能讓你脫離現況……」以指腹輕輕劃過那人有些緊抿的唇顏,柔軟的觸感,讓他想起初嚐這唇時的滋味兒、有多香甜。


「吾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知道現況不容許他再逃避,十鋒不由輕嘆了一口氣的說著,他都死無全屍了,這人怎麼還是不肯放過他?他從地獄爬回來,可是要享受人生的、而不是被他掌控一輩子!


耳邊傳來的怨語,讓燁世兵權眼神不由凜冽了起來,為了躲避他的索情,他竟然連詐死求生這種蠢事都做得出來!「死人…可不會有如此熾熱的溫度…」冷笑了聲,原本流轉在他唇色上的指尖,轉而輕挑開他那緊扣的衣領,赫然映入眼簾的白皙肌膚,仍舊透露著令人心動的誘人色澤。


面對燁世兵權如此露骨的灼熱目光巡視,不禁讓求影十鋒臉色漸紅了起來,他其實相當想一腳踹開這個混帳、只是這並不是最聰明的解決方法。「只有死人才會任你擺佈,軍督想要這種選擇?」既使是說出如此絕裂般的字語,求影十鋒的神色依舊不變!雖然他並不想走上這一步路,但是他想,這是現今能擺脫他們如此曖昧局面最好的辦法!憑他對於燁世兵權的了解,他並不是沒有理由的要人探究自己的生死。





※※※※※※



凝香錯(二十二)


「你這是在威脅吾?」神色忽轉陰沉的瞇了瞇眼,對於求影十鋒如今的話語,感到不悅!小狐貍要反擊了是嗎?可他不會給他任何再次逃脫的機會,當初的那一瞬心冷,早已足夠叫他後悔至今,沒有人可以如此動搖他的意志。


「豈敢,只是希望軍督莫讓吾做出這樣決定。」搖搖頭,求影十鋒對於他的霸道感到有些無奈,他不想再與他糾纏下去、燁世兵權只將他當作洩慾的工具,從來就沒有將他放入眼中過,而他也不願自己再與這不該發生的一切牽扯不休。


「你當初一心求死,是想逃離吾?」

對於燁世兵權這堪稱荒謬的想法,求影十鋒不由輕嘆了一口氣。「那軍督又為何對吾如此執意不休?」或許,他當初有過這樣念頭,但他從不後悔自己的決定,他失去的東西已經夠多了,與其讓自己又眼睜睜的看著最親的人在他面前死去,不如讓他們活著。

而燁世兵權從來就不是他最想保護的對象,從前不是,現在也不會是。

雖然最終,他依舊無法護得太君治一生。


「十鋒對你而言,不過只是一個隨時可拋卻的棄子,以及…洩慾的工具罷了…」最末的字句,卻是說的虛弱又感覺難堪,他難道真非要將自己逼入如此窘境才肯罷休嗎?

總是如此毫不留情的,在他人心中刻上一道又一道讓人絕望的傷痕,卻又不許人逃離他的眼前,這樣的折磨,他已經再也無法承擔。


耳裡聽著眼前青年的不滿埋怨,對燁世兵權而言,關於他內心深處的想法與感受,從來就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因為在他想法裡,他給他什麼他就得接受什麼,數十年軍旅生涯,嚴謹規律的生活,讓他早已忘卻了何謂一般人該有的正常情緒。

「對於你所提出的控訴,吾予以駁回…」他只知道眼前這清秀青年,從映入他眼廉開始,就註定該是他的人,不論他身在何方,死在何處。

「什麼?」忽然冒出這麼一句跳脫現場緊張氣氛的話語,讓求影十鋒不由一愣!

「求影十鋒…你就算是死…也還是不能逃離吾。」

「……」聽聽、這還是人話嗎?在聽到這句話的一瞬間,求影十鋒覺得當時自己對這麼一個王八蛋動心的感覺,肯定是自己一時腦殘了!





涼風輕拂,已是春暖花開的三月天,龍煙苑裡百花盛開,尤其是那盛開的桃花,妝點著那樹下的伊人更加脫俗,本來嘛、他也無意待在此處太久,只是仙長與龍宿的款待實在是太熱情,叫他真是不好推卻!而且銀雪也似乎很喜歡這裡,天天開心的鳴叫著,偶爾放風之時飛上枝頭跳躍的模樣,真是可愛的叫他不忍打斷牠美滋滋的心情。


「樓主似乎很喜愛銀雪?」穆仙鳳貼心的為香獨秀添上一杯熱茶後,邊放上些他愛吃的點心邊問著。

一開始她本來有些擔心這位蕪園樓主,會叫她家主人再度荷包失血、珍藏因而會又耗損過度,更沒想到她提報上薄情館的帳單,不但沒被退件,反倒還讓人送來了不少稀珍極品,叫主人是眉開眼笑的要自己將那些東西分門別類的收拾好,雖然這些東西沒說明是誰送來的,不過她想,送東西的人,應該就是主人所說的那位慕容館主了吧!


「哈、也無所謂喜愛不喜愛,只是投緣。」招招手喚來在桃花叢中飛來飛去好不歡熱的嬌小白色身影,緩緩攤開的掌心裡,有著上好的穀米可供牠小口小口的啄食,雪白的小身子明顯比先前圓潤了不少,就說那個慕容情待牠不好吧、瞧瞧,他把小銀雪照料的多好!


對於香獨秀回答,穆仙鳳只是眨眨眼後掩嘴輕笑了起來,她發現到這位香樓主似乎好像變得有些不太一樣?比如說話的方式較之前有趣多了,也少了些讓人難以忍受的言詞,漸漸的,她也就能明白了主人對她說的那些話了,香獨秀之所以作風有所改變,仍起因於那慕容情對他的影響。「樓主晚上可有想吃的東西?好讓仙鳳先行去準備。」


聞言,香獨秀卻只是輕笑回應「仙鳳不管做什麼都好吃!」眨眨眼的俏皮模樣,卻是惹來穆仙鳳的掩嘴一笑。


「那仙鳳這就下去準備。」其實只要習慣了這位香公子言行,他倒也不是那麼讓人感到慎恐,哎、真不知道那位慕容館主在想些什麼,竟然會肯放走這麼一個獨一無二的香獨秀?





被壓制在柔軟大床上的青年,臉色脹紅的惡狠狠瞪著眼前這張笑得邪美的俊色容顏,真是恨不得能一腳踢死這死沒人性的畜牲、但前提是,他得有那份掙脫這人禁錮的能力。


伸手輕輕撫觸著眼前人那悲憤憎恨的俊朗面容,魔王子依舊是一副曉以大義般的哀慟神情,如是說著「吾親愛的徒兒啊、為何你到如今還是這麼痛恨為師呢?難道是吾還不能夠滿足你那永無止盡的慾望嗎?來來來~快跟為師說吾到底還有那一點沒做到的,吾馬上改!」


「吾…絕對要殺了你…」咬牙切齒,已不能形容鴉魂此刻的心情,就算他放過十鋒一馬、也無法消彌他心中對於他的恨!他的手段不但殘忍毫無人性,也陰狠狡詐的讓人無法信任他所有話語中的,那所謂真誠!畢竟那悶虧他可是沒是少吃過的!


「要吾留下嗎?」相較於兩人間的箭拔弩張的氣氛,站在門旁的赤睛面無表情般的如此提問,當然,他詢問的對象絕對不是魔王子,而是那個被他強迫認做徒兒的可憐青年,嘖嘖~都吃了那麼多次虧了、怎麼還不知道教訓?對魔王子而言,越是不懂抵抗意義的獵物,對他而言,只能用來排遣無聊使用。

雖然他不懂,他為什麼會一而再的放過這個過份天真的熱血青年。


魔王子卻是在鴉魂開口前,說出了讓兩人一點也不感到意外的話語「你想一起來吾也不反對……」

當然,所謂的〝一起來〞是什麼意思,赤睛沒有想知道的欲望,可鴉魂那瞬間慘白了的臉色,卻還是讓他不由嘆了一口氣,可憐的傢伙、攤上這麼一個喜愛操弄他人精神面為樂的變態,算他倒楣!


擺擺手,赤睛緩緩回應「不打擾你們師徒情深…」語落,便很果斷的轉身離開,還不忘將房門關好上鎖,以免讓路過的人看到什麼不該看見的畫面。


眼見唯一可以求救的對象竟然就這麼迅速閃人、還不忘鎖門斷了他可以逃生的希望,鴉魂的內心那一個悲啊!不是非常人可以理解的了。


「現在…沒人來打擾吾和心愛的徒兒你培養感情了…」瞇著眼,看著眼前呈大字狀躺在床上的鴉魂那一臉既憤恨又絕望的模樣,讓他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唇,多麼可口又誘人的模樣吶、簡直是在邀請人來將他狠狠的佔有一樣!

「你去死吧!」鑒於雙手被對方控制住,鴉魂只得提腳攻擊,殊不知,這樣只是在增加自己被吃得徹底的速度更快罷了!

只見魔王子趁機卡進他的雙腿之間,笑臉吟吟的說著「沒想到親愛的徒兒,你竟是如此急切的渴求著為師!讓你這麼主動的要求,這倒是吾得過錯了...」


被他壓制住而無法動彈的鴉魂,更被他這自以為是的話語給給氣得七竅生煙臉色發青!
廢琴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
玉徽光彩滅,朱弦塵土生。廢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
不辭為君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
顶端 Posted: 2011-05-04 11:12 | 23 楼
無將琰郢
捷足先登獎
级别: 朱氏會社社員


精华: 0
发帖: 2496
柴刀: 1419 把
麥芽糖: 699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74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4
最后登录:2016-07-26

 

凝香錯(二十三)


初春的季節總是變化的快,白天還明媚春光的很,到了傍晚卻又飄起了細雪,原來愉快歡唱的小白鳥,如今也躲在籠子裡縮起了身子,像顆小毛球微發抖的模樣,見狀,向來疼愛牠的香獨秀伸手為牠蓋上了布蓋,遮蔽寒風。


一旁難得能踏出房門的某仙長,卻是緩緩輕語「香樓主似乎有心事?」

「仙長這話從何解釋?」淡笑不語的轉過頭來看著眼前那俊逸面容,香獨秀想要不是早知道這人的腹中滿肚子黑墨,只怕早就被他那一臉誠懇給欺騙了去!


眨眨眼,知道這是香獨秀慣用的敷衍,劍子仙跡不以為意的緩緩笑答「你從剛剛分明就沒把精神用在銀雪身上,不然你也不會讓牠還繼續待在這裡吹冷風。」這寒風可不是才剛吹起而已。


像是意識到些什麼,香獨秀反倒是面露赧意的低垂下眸,他方才確實是有些走神,因為他想起了慕容情,不知道他現在又是在做些什麼?雖然明白自己沒有那份關心他的資格,可他仍然還是會不由自主的想起他。「仙長真是善體人心……」


「哈、這可不是吾善體人意,而是你表現的太過明顯!」緩緩為他沏上一杯茶,劍子凝望著他的眼神卻是憐憫又不忍,蕪園樓主的情意遲遲,倒有幾分與當年的他相似。「香公子可是想起了慕容館主?」


點點頭,心事既已被看穿,香獨秀便不再刻意隱瞞的說著「怎麼說呢…明明就是不相干的人了,卻總還是會忍不住想起他。」而胸口,竟還會浮起一絲絲抽疼!


「公子喜歡他嗎?」

「應當是喜歡吧…」吶吶說著的同時,香獨秀的神情竟也有絲茫然,他確實對慕容情很有好感,但那該稱之為愛嗎?可如果他真的愛他的話也沒有用、慕容情的心裡根本就容不得他的存在。


回答的如此不肯定,卻是讓劍子不由輕嘆了一口氣,或許他該認同龍宿的想法才是,他與慕容情對於情感這一事,根本就沒有分辨能力。「你可曾想過回集境嗎?」既然香獨秀與慕容情之間的關係如此曖昧不清,倒不如分開一陣子沉澱一下彼此間的心情。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卻像是敲醒了香獨秀般的叫他怔然,是啊、他怎麼就沒想過他該回集境了呢?出來了這麼久,他還真的有些想念花兒蝶兒她們了、也想念他家後院的那一池溫泉。


「仙長這麼一說,讓吾倒是有歸去之心了。」微低垂下眸,香獨秀想,在回去之前,應該還是要把銀雪還回去吧?可這些時日的相處,他實在是喜愛牠極了、實在是不忍心讓牠回慕容情身邊受苦。


「人啊…總是需要落葉歸根…」緩緩為他倒上一杯熱茶後,劍子仙跡如此淡然輕語。





除了瞪著眼前這霸道不講理的男人,求影十鋒真的覺得自己現在還沒腦充血,算是夠幸運的了,只是他仍然沒意識到這段話對於職掌軍權數十年的男人而言,已然算是告白!而在燁世兵權內心裡,卻不是這麼一回事,他在乎這個總是善於掩藏心思的青年,無論他如何抗拒自己的索求,無論他心中所在意的那個人是誰,他都無法放開他。


緩緩低頭想吻上那始終緊抿的唇顏,卻是被他拒絕般的偏過頭去,如此明顯的抗拒,在以往大抵只會勾起他想征服的欲望,但如今他想明白了一件事,對於這隻狡猾又不坦率的小狐狸,他怕是再也無法承受失去。


「在你心中,吾是怎樣的地位?」不知怎麼忽然想起這個問題,虓眼軍督的眼裡有著顯而易見的複雜。

而面對如此眼神的求影十鋒,在剎那間卻是怔然了!他從來見過這男人有過如此眼神,既複雜又無奈的溫柔裡,暗藏著些許哀傷,他原以為他不會有這般情緒,可現在卻是赤裸裸的在他眼前呈現,要他如何不驚訝、如何不愕然。


「軍督…為何想知道…」感覺到喉嚨似乎有點乾澀而不由吞了吞口水,求影十鋒覺得自己的心跳很快,雖然他隱約察覺出了眼前這個總是殘忍待他的男人,似乎有些改變,但他還是無法放下戒心,只得小心翼翼的問著。


看著他那張俊秀面容上所顯露出來的警戒,燁世兵權頭一次發覺到原來自己在他心中的定義,竟是讓他如此慎恐!「你只需回答。」


這要吾怎麼回答…面對燁世兵權的執拗,求影十鋒不由苦笑著輕嘆了一口氣,這嘛…其實要他回答的話也沒什麼困難,只是現在他們的關係真叫人有些難為情,他對他不是沒動情,只是礙於這男人對他的態度實在是無情的叫他心寒。「軍督對十鋒可有那麼一點憐憫?若是沒有,那十鋒回答無用。」

他們之間並沒有愛來構築,也沒有情的牽絆,所以要他坦承心裡的悸動,又有什麼意義呢?

不過是自作多情。


面對求影十鋒那臉上的苦澀難堪,燁世兵權竟覺得不忍,或許是他覺醒的太晚,才會導致今日他與十鋒的心結,但現在清楚自己的內心所想要的是什麼,其實也還不算晚、畢竟他並沒有真正的失去他。「你想要的僅僅只是吾的憐憫而已?」


「若你連憐憫也不想給予那就算了!」像是放棄什麼一般的徹底絕望,讓求影十鋒覺得自己著實可悲,他心念的人一開始雖然不是他,可最後他卻還是對這個霸道又專制的男人動了情。


「求影十鋒,你的要求吾可以應允。」


「什麼?」燁世兵權的回答,卻是讓十鋒有些愣了住、他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緩緩伸手輕輕撫觸著那人俊秀的面容,由掌心下傳來的溫熱,讓他何其慶幸他沒有死這項事實,或許他不擅於面對情感,也不知道該怎樣做才是對他真正的好,但有一點是他可以做到的,那些對他來說十分陌生的感情,他可以試著慢慢去學。「但吾想要給你的…不僅僅只是憐憫。」


「軍督…」怔怔然的看著燁世兵權那不同於往的柔軟表情,求影十鋒忽然發現如今的他,竟讓自己感覺陌生,可又覺得溫暖。

將眼前怔然在他告白中的青年緩緩擁進懷中,溫軟的感受,讓他有種從未有過滿足。「十鋒…別再逃了。」


如同歎息一般的話語,卻是讓求影十鋒的眼開始熱了起來,他是否可以開始相信眼前這個男人,對他也同樣真心?
廢琴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
玉徽光彩滅,朱弦塵土生。廢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
不辭為君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
顶端 Posted: 2011-06-08 22:03 | 24 楼
無將琰郢
捷足先登獎
级别: 朱氏會社社員


精华: 0
发帖: 2496
柴刀: 1419 把
麥芽糖: 699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74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4
最后登录:2016-07-26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廢琴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
玉徽光彩滅,朱弦塵土生。廢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
不辭為君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
顶端 Posted: 2011-06-08 22:05 | 25 楼
無將琰郢
捷足先登獎
级别: 朱氏會社社員


精华: 0
发帖: 2496
柴刀: 1419 把
麥芽糖: 699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74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4
最后登录:2016-07-26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廢琴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
玉徽光彩滅,朱弦塵土生。廢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
不辭為君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
顶端 Posted: 2011-06-08 22:06 | 26 楼
若影飛雪
\你走你的路,我看我的文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12
柴刀: 6 把
麥芽糖: 207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11-03-22
最后登录:2014-05-19

 

[/img]前辈啊···
顶端 Posted: 2011-06-10 00:49 | 27 楼
若影飛雪
\你走你的路,我看我的文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12
柴刀: 6 把
麥芽糖: 207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11-03-22
最后登录:2014-05-19

 

前輩,有的看不到,你可不可以发一份给我
1035603292@qq.com
顶端 Posted: 2011-06-22 09:38 | 28 楼
那么多年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3
柴刀: 1 把
麥芽糖: 1117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11-05-06
最后登录:2012-05-23

 

这个文章啊……终于更新了……楼主加油O(∩_∩)O哈!
顶端 Posted: 2011-06-26 14:32 | 29 楼
«12 3 456» Pages: ( 3/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落日煙——朱痕染跡民間後援會 » *~笑夢風塵~*

Total 0.010633(s) query 4, Time now is:08-22 18:57,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