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朱慕/漠御】《康复三院的故事》(二)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赖尔
捷足先登獎 白金好人卡
级别: 閒散藥師


精华: 0
发帖: 2355
柴刀: 1246 把
麥芽糖: 19629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326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5
最后登录:2016-02-25

 【朱慕/漠御】《康复三院的故事》(二)

康复三院的故事
文/ 赖尔


一、相遇

  当御不凡第一次碰上慕少艾的时候,场面一派和乐融融。御不凡将面前留着长寿眉却鹤发童颜的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随即咧开嘴角,笑嘻嘻地冲对方打招呼:“哈哈,久仰久仰,原来您就传说中的慕医生。”

  慕少艾也将面前一派书生意气斯斯文文的人瞧了半晌,乐呵呵地张开口:“哎呀呀,没想到老人家我运气这么好,住个院也能碰上美人。”

  笑脸对笑脸,“哈哈”对上“哎呀呀”,一个笑得弯了银白的长眉好似三月暖阳,一个笑得如沐春风连眼角下的泪痣都飞扬洒脱,原本站在旁边、现在实在看不下去的朱痕横出一只胳膊架在慕少艾的腋下:

  “好狗不挡路。”

  嘴上颇有种恶狠狠的意味,下手却是轻柔。只见朱痕架起慕少艾,让这个右腿打了石膏的家伙蹦跶着向后挪了一步,在狭小的过道中空出一条路来。

  左手打了石膏被绷带挂在脖子上的御不凡,一边听着慕少艾“哎呀呀,真是难相处的坏朋友”的抱怨,一边笑眯眯地走进了屋。身后跟着身材高大、但是蹙着眉头一脸苦大仇深的漠刀绝尘。

  这里是N市的康复三院,是专门负责为病人进行康复治疗的医院。小至伤筋动骨、大至脑溢血脑梗等神经或血管疾病导致的行动不便,都在这个医院进行康复治疗。由于价格最高的两间单人病房已经有病患,御不凡和慕少艾成为了同住一屋的病友。

  御不凡走进屋,看着大约只有十个平米的房间摆放着两张白色的病床,床头一个小柜就是所有的私人空间。慕少艾那个床头柜上,早已放满了牙刷牙膏等卫生用具,还有饭盒和保温杯,基本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只见朱痕扶着只能金鸡独立的慕少艾走回床边,勒令人躺下。慕少艾那张桃花脸此时露出些微的抱怨,坐回床上将自个儿那只打着石膏的右脚翘在铁架子上。朱痕那了两个枕头给他垫在床头,好让慕少艾靠着。随即又拿起保温杯,泯了一口试了下温度,才递给慕少艾。

  御不凡瞧着微微一笑,没言语,只是坐到自己那张病床上,笑着看那二人的动作。身后的漠刀将病历、诊断书和X光片子放在床头柜上,随即淡淡一点头:“我去超市。”

  简短的交代后,漠刀消失在门外。慕少艾喝了一口铁观音,笑呵呵地直咂嘴:“哎呀呀,我说这壮士,话少跑得快,倒像是我家鸟……”

  “喝你的茶。”朱痕夺过茶杯,取了开水瓶倒满,又给递进慕少艾的手里。

  慕少艾喝了口茶,“咳咳”地润了润嗓子,开始打开了话匣子:“这位美人如何称呼?”

  “御不凡,”御不凡笑起来,重复起那句“久仰”,“久仰慕医生丰功伟绩啊,《金陵晚报》上给您一个半版呢。”

  新闻工作者有句话说得好,这年头,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而这慕医生更是新闻中的新闻,因为咬他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熊猫。

  前阵子不知道哪个倒霉蛋在动物园给干坏事,把开了口的啤酒瓶子给扔进了熊猫馆。熊猫喝了啤酒开始打蔫,慕大兽医忙前去瞧病,谁知道这熊猫喝醉酒了跟人一样,竟然还会发酒疯!张口就是“啊呜”,一口咬在慕大兽医的右腿上,这口劲儿大的,直把腿骨咬了个骨折。于是慕大兽医也成了给熊猫咬断腿的第一人,上了当地晚报。所以御不凡那句“久仰”,真的不是胡扯。

  听了御不凡那句“丰功伟绩”,慕少艾“咳咳”了两声,露骨地想要岔开话题。旁边的朱痕给他一个特鄙夷的眼神,拉了张椅子坐在病床边上,开始削苹果。

  御不凡瞧了瞧自个儿包得跟个粽子似的左手,又瞧了瞧慕少艾抱着保温杯捂手的那满足样儿,心里特别感慨:要不知道的人路过了,瞧朱痕那服务态度,还得以为慕少艾的手也受伤了呢。

  慕少艾咳咳完了,开始打听御不凡的“光荣事迹”。御不凡笑了笑:“哈哈,我这个没慕医生您那么传奇,我就不小心给车撞了。幸好命大,人没事。”

  其实,御不凡车祸那档子事儿,不仅上过报纸,还上过电视,不过主角并不是他。他就一普通小老百姓,当地一小学美术老师,上不了什么新闻。新闻的主角是当地“国土办”的一把手——刀无极。

  这年头查醉酒驾车查得严,偏偏那刀无极还顶风作案。那天他被某房地产老板招待了一桌酒席,喝高了竟然开车回家,开着开着眼前的路就开始绕弯弯,就这么一头撞上了好好走着慢车道的御不凡。幸好御不凡命大,没给轧着,就在撞飞跌落的时候,把左手给摔骨折了。

  交警来处理的时候,刀无极死活抿着一张嘴不做酒精测试,看来也知道事情严重。后来记者来了,刀无极怕曝光,伸手就去捂摄像机镜头。这一番闹腾,估计这 “一把手”的位置,坐不成喽。

  正在二人说话的工夫,漠刀绝尘一手一个,提着俩塑料袋奔回住院部。进了病房,就把那些个瓶瓶罐罐往床头柜上摆:水杯、饭盒、牙膏牙刷、毛巾、洗脸盆洗脚盆……没眨眼的工夫就把东西收拾得一一当当。

  慕少艾见了意义不明地“啧啧”了两声,瞥了朱痕一眼,随即回过头来,问漠刀姓名。漠刀一张冷脸瞧了瞧新朋友,憋了半天憋出两字:“漠刀。”还是御不凡代为回答:“他啊,漠刀绝尘,做警察的,做事情风风火火,二位别见怪。”

  “哎呀呀,这叫雷厉风行,好啊,好啊,”慕少艾笑眯眯地道,又眯了眼上上下下打量了漠刀一遍,转过身压低声音悄悄对朱痕说,“咱们下次喊羽仔和漠刀壮士见个面吧,多有共同点啊。”

  朱痕瞥了他一眼:“还很有共同语言是吧?”

  慕少艾给这一句话噎住了。这二位的确很有共同语言,都是:“…………………………”

  康复三院的故事,由此开始。


——————————

纯甜文。
是想作为七夕贺文,所以不会太长,会争取在七夕前完结。
那个,被熊猫咬伤的工作人员,真有其事= =|||
[ 此贴被赖尔在2010-07-26 20:56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10-07-25 00:14 | [楼 主]
赖尔
捷足先登獎 白金好人卡
级别: 閒散藥師


精华: 0
发帖: 2355
柴刀: 1246 把
麥芽糖: 19629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326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5
最后登录:2016-02-25

 

二、生活


  医院的生活称不上是“惬意”,不过难得不用上班的清闲,还是让御不凡颇为享受,更何况还有一位“劳工”按时按点地提供优质服务。每天下班之后,漠刀就会直接拐来医院,陪御不凡去附近的小店吃晚饭,散个步回来再帮可怜的“独手怪人”洗澡。

  其实医院是提供订饭服务的,而且一天三顿的伙食,味道还挺不错。早餐牛奶豆浆鸡蛋油条加馒头,隔三差五地轮换着排列组合搭配。中饭和晚饭则是两素一荤,营养构成绝对有保证。之所以两人会决定外出去吃,用御不凡的话来说,那就是:“是你逼我的。”

  身为刑警的漠刀同志,要面临各种的突发事件,所以下班时间不太固定,能够按时下班的次数那是一只手掌都能算得过来,真正是屈指可数。而医院晚饭的时间,则是固定的——每天六点,就会有护士小姐推着推车,在住院部的走廊里一间一间地推过来,并招呼着:“开饭啦!”

  当时御不凡第一天住院,听见了动静,就单手端了饭盒前去打饭。走过慕少艾那一床时,他还很客气地询问需不需要帮忙,毕竟相比起左手受伤的他,腿脚不便的慕少艾连出病房都得是种折腾。

  慕少艾“哎呀呀”一声,笑着谢过。一开始御不凡还当他是不好意思,于是解释了一句“没关系”之类,表示虽然一只手一次只能端一个饭盒,但是跑两趟算不上什么事儿。面对御不凡的热忱,慕少艾“呼呼”笑出声来:“呼呼,多谢这位好心的美人。是说不凡,打两份会被护士小姐鄙视的。”

  御不凡有听没懂,“啊?”出一声来。只听慕少艾慢条斯理地吐出四个字:“我没订饭。”

  “那你吃什么?”疑问脱口而出,御不凡疑惑地望着自个儿同寝的病友。不过这个问题很快就得到了解答。朱痕提着保温桶走进病房,慕少艾露出了传说中“对待同志要如春天般的温暖”那样的笑容,还吸了吸鼻子。朱痕给他一个眼刀,将保温桶放在床头柜上,揭开盖子——顿时,骨头汤的香味儿弥散在病房当中。

  御不凡见状笑着摇了摇头,端着自己的饭盒出屋打饭:青菜、番茄炒蛋、花菜烧肉。当他再度折回病房的时候,只见那边慕少艾的病床上,已经架起了一张短腿小桌,碗碟筷勺一应俱全。

  翠绿翠绿的西蓝花用高汤浇过,被切成了薄片儿;凉拌黄瓜浇上了金黄的香油,那麻油味儿怕是楼道外都能闻到;黄澄澄的蛋饺挺着个大肚皮,馅儿塞得饱满;盐水鸭的大腿被切成了薄厚一致的肉片,齐齐地排列在小碟里。

  不用尝味道,光是看这颜色卖相就让人食指大动了。御不凡不由向朱痕投去了一个赞叹的眼神。慕少艾见了,笑呵呵地发出邀请:“不凡啊,来来,尝尝朱痕的手艺。”

  “谢谢,”御不凡微微抬起手里的饭盒,“够吃了。”

  不过好心的病友还是夹了几片鸭腿到御不凡的饭盒里。朱痕拿了一个干净的瓷碗,倒了点开水烫了烫,然后盛了一碗骨头汤给御不凡递了过来。御不凡忙谢过。

  等到两个病人都吃完,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儿。到了七点多,忽听外面走廊上一阵急促的足音,漠刀绝尘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几缕刘海被薄汗浸湿,覆在了额头上。这模样,显然是下了班直接就赶来医院的。

  漠刀绝尘瞧了一眼病房内的状况,看见御不凡床头柜上那还没洗的饭盒,于是不声不响地走过来,拿了脏饭盒,就往水房的方向走。御不凡向慕少艾和朱痕点头示意,随即跟了上去。

  水房的洗碗槽边,那个身形高大的人正低着头专注地洗着饭盒,微微蹙起眉头的认真劲儿,似乎这就是此刻世间最为重要的事情一般。御不凡走到漠刀的身后,轻轻唤友人的名:“绝尘。”

  “嗯。”漠刀应声。

  御不凡无奈地摇了摇头:“我说绝尘,你不用一下班就赶过来啦。我这么大个人了,自己能照顾自己。”

  “嗯。”

  依然是淡淡地应声,但是应承归应承,能轻易被劝动,那漠刀绝尘也就不是漠刀绝尘了。深知友人死脑筋的个性,御不凡用没受伤的右手,一把抓住漠刀的胳膊,不容置疑地将人往外拖:“走,吃饭去。”

  漠刀眉头微敛:“不是刚吃过了?”

  “吃个鬼啊!”御不凡加大了手里的力道,拉着漠刀走出水房,“你不还没吃?你个阿呆!”

  御不凡知道,劝漠刀吃饱了饭再来医院看他,是不可能的。御不凡更知道,如果放任漠刀晚上回去自己折腾吃的,这家伙就只会糊里糊涂地一碗泡面解决。于是乎,从那一天起,御不凡无论多晚,都等着漠刀下班来到医院,两个人一起去吃晚饭。而医院里准备的那一餐,则被御不凡装进饭盒里,让漠刀晚上带回去拿微波炉热一热,权当是加餐了。

  刚住院的日子,很多事情都需要学习。仍然是在第一天,当御不凡陪着漠刀吃完牛肉面,两个人又在街上溜达了半小时回到病房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瞥了一眼御不凡那裹着厚厚的石膏的左手,漠刀二话不说将人推进了卫生间里,担负起了洗澡大任。

  病房里的卫生间,是没有浴缸的,只有淋浴用的莲蓬头,可以拆下来冲洗。漠刀调好水温,小心地绕过御不凡左手的石膏,为他冲洗着。蒸腾的热气迅速弥漫,将狭小的空间熏得雾气缭绕。

  御不凡觉得耳根都烫了起来。虽然两个人的关系非常之好,但是帮他洗澡,这却是第一次。明明知道是因为受伤而不得已而为之,可心跳却不由自主地加速, “噗通、噗通”地似乎要冲破耳膜。

  漠刀一手举着花洒,一手夺过御不凡手里的毛巾,轻轻地帮他擦拭着背部。温暖的热度滑过皮肤,不带任何欲念的温和动作,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时之间,只听热水流淌的声响。

  “好了。”

  低沉的声音穿透迷雾,漠刀拧上了水龙头,拿出干浴巾帮御不凡擦拭。当充斥在狭小空间内的热气散去,御不凡才瞧见,漠刀的衣服也湿了大半,特别是裤子,从大腿开始,裤腿全都被水晕染成了深灰色。

  当御不凡穿好衣服,两个人一起走出来的时候,慕少艾“噗”地一声,轻笑出声。御不凡觉得自个儿的耳根更烫了。

  仿佛是为了要打破这尴尬,朱痕一个口令一个动作:“洗澡。”

  说话的工夫,朱痕已经打开轮椅,放在慕少艾的病床下。等慕少艾坐定在轮椅上,朱痕先是从柜子里掏出一个大塑料袋,直接将慕少艾那打着石膏的腿给套了起来,紧接着卷起自个儿的长裤,层层叠叠地翻了三圈,直翻到膝盖以上的部位,然后又将衬衫的袖口摞到肩部。踢开鞋子,朱痕光着脚丫推了轮椅到浴室的门口,放下马桶盖子,扶着慕少艾坐到马桶盖上,最后,关上了门。

  随后,便是花洒中喷出流水的声音。

  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无比熟练而流利。御不凡看得整个人都“=口=”了,他缓缓地转过头去,与漠刀对望一眼。良久,才得出结论:

  “经验,这就叫经验。”

  有了“前辈”的经验与教训,后来每天漠刀帮御不凡洗澡,都有记得先准备好塑料袋套上坏手,再把裤脚卷起来。

  后来,当四个人相熟之后,面对好像二十四小时不用上班一样、没事就泡在病房里的朱痕,漠刀人民警察的职业病发作,忍不住皱了眉头,沉声询问朱痕究竟做的什么工作。

  朱痕淡淡瞥了他一眼:“砍柴的。”

  漠刀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人堂而皇之忽悠警察?这年头别说专职砍柴,就你随便上路砍棵树,园林部门都要找来罚款的。

  眼看着漠刀有“不到黄河心不死”、非问出真相的架势,御不凡用没受伤的右手,拍了拍漠刀的手臂:“像我这么有天赋的人,怎么会结交你这种没艺术细胞的朋友?那个朱痕,是有名的根雕艺术家啦!”

  朱痕的手艺不仅表现在艺术上,还表现在厨艺上。中国有句老话,吃什么补什么,朱痕经常换着花样炖什么骨头汤、冬瓜海带排骨汤之类的带来给慕少艾和御不凡喝。每每看到朱痕端着保温桶进门,御不凡就特别感慨。

  瞧出了御不凡的感慨,有一次周末,漠刀也尝试了一回煲汤。当漠刀壮士盛出汤来,递到御不凡手里的时候,御不凡吞了吞口水——

  不是馋的,是给吓的。

  一脸沉重的御不凡,拿出壮士断腕般的气概,灌下一口汤。在漠刀紧迫盯人的目光下,御不凡鼓着腮帮子凝视着对方,大约五秒的停顿之后,御不凡“咕噜”一口,将热乎乎的汤水吞进了肚里。

  放下汤碗,御不凡对着漠刀绝尘笑,笑得如沐春风,笑得眼角下的泪痣都发亮了一般。

  他说:“绝尘,我们还是出去吃吧。”

  隔壁床铺的慕少艾“噗”地爆笑出声:“哎呀呀,好手艺的田螺姑娘,也不是人人都能做的。”

  下一刻,一个“毛栗子”敲在慕少艾的额头上。朱痕黑着一张脸:“鬼的田螺姑娘!”
[ 此贴被赖尔在2010-07-30 22:48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10-07-26 20:52 | 1 楼
鬼绪兰
级别: 屋外水井


精华: 0
发帖: 82
柴刀: 42 把
麥芽糖: 6596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31(小时)
注册时间:2008-11-20
最后登录:2010-08-23

 

给熊猫咬的人民好兽医慕阿呆……
噗哈哈哈哈……
拍桌笑……

漠御……嗯……这是撞出来的JQ么【喂!】

字里行间微枝末节里都可以看出朱老大对慕阿呆的关心和“经验”之谈XD
这两人的互动真的是太治愈了-3-

御不凡真是个好人XD
慕阿呆那一句真是疑似吐槽,噗嗤

漠刀果然和羽人有共同语言……噗……
还能讨论一下“如何克制不脸红”之类的话题……【够了你!】

漠御吃饭那段很萌。
这种不动声色的小关心,很温暖。
于是不凡,你果然还是打两份啊……
两人一起吃=3=

PS:=3=
好好走(着)慢车道的御不凡————“在”
当漠刀壮士盛出(烫)来————“汤”

SF——
XD
顶端 Posted: 2010-07-30 22:36 | 2 楼
花有醋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3
柴刀: 1 把
麥芽糖: 6721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6-27
最后登录:2010-11-01

 

赖尔开新坑啊!萌史啦>/////<

是说,朱痕这么熟练……慕阿呆是经常受伤啊经常受伤啊经常受伤啊还是经常让朱痕帮着洗澡啊~~

看到文里那么多好吃的我才刚吃完饭啊又馋了
共飲逍遙一世悠然
顶端 Posted: 2010-08-07 20:34 | 3 楼
暗尘明月
笑苍茫,点沉浮,饮月悠然。
级别: 院邊竹籬


精华: 0
发帖: 44
柴刀: 25 把
麥芽糖: 9396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22(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17
最后登录:2013-04-13

 

啊,强烈要求有三四五六七……

贤惠的朱姑娘,也不是家家都有的~
不凡你这辈子都不用期望漠刀的厨艺了……
笑蒼茫,點沉浮,飲月悠然。
顶端 Posted: 2010-08-26 21:09 | 4 楼
小舟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4
柴刀: 2 把
麥芽糖: -520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6(小时)
注册时间:2011-11-17
最后登录:2011-11-26

 

我觉得这文一定还有后续,这不,两个都还没出院呢。洗澡的时候,其实就能看出脸皮的厚薄啦~朱慕是过来人,漠御还有得学呢!
顶端 Posted: 2011-11-17 20:33 | 5 楼
莫雪舞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4
柴刀: 2 把
麥芽糖: 20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14-07-18
最后登录:2015-03-24

 

已经戳中了我的萌点了~太萌了~(≧▽≦)~
我很懒,别踩我~
顶端 Posted: 2015-03-23 23:46 | 6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落日煙——朱痕染跡民間後援會 » *~笑夢風塵~*

Total 0.009927(s) query 4, Time now is:12-16 19:01,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