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天荒―地老(龍劍)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無將琰郢
捷足先登獎
级别: 朱氏會社社員


精华: 0
发帖: 2496
柴刀: 1419 把
麥芽糖: 699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74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4
最后登录:2017-09-12

 天荒―地老(龍劍)

天荒―地老(龍劍)





【天荒】



那天地,唱詠千百年的儒道佛三教頂峰,如今卻是各分兩極之地的敵我之境!

那天地,如今嘆詠的道儒悲歡,是在說著如何的遺憾!

而在三教對決之後的現今,當真是只能只是遺憾嗎?

三尺秋水,天下無雙、但少了你疏樓的共享一世逍遙,又有何用?


古塵之威再如何犀利、卻早已失了當時未開啟之時的鋒芒!

失了鋒芒的劍,就如同失了至交的劍子一般、再如何的能人,也會有感到倦怠的時候!


※※※※※※※※※※


宮燈圍的華燈,再度燃起,細濛的雨、再度紛落,但那眺望著的豁然,卻是早已失了踏足前去的勇氣!是的、正是勇氣!他劍子仙跡在這時,竟然會失去了前去探查究竟的勇氣!是該諷刺自己的無膽面對、還是不願再見到那事實的真相!

心中其實一直都有個聲音在說著,去吧、去探個究竟吧!究竟是不是真是如同自己所想的那個人,搭起了燈圍往昔燦美、是不是那個人守在那裡,默守著曾經千百年餘的承諾!是不是那個人,依然還等自己的回首,重續往日情誼!


但,那曾經果斷的決裂,還歷歷在目的叫自己感到怯步!是的、是怯步!無法否認自己其實是因為害怕會撲空見不到那個人而感到失望、無法騙自己在內心裡面還惦記著那個人的所有一切,也無法在瞞自己想見他的慾望比什麼都還要來的深!


「平時再如何輕鬆踏足的步,如今卻是連踏前一足探究的勇氣也無!龍宿、是你佔據吾心思太多的關係…而叫吾有了害怕失落的恐懼嗎?」苦笑著甩了下拂塵,劍子面露的無奈、卻是明顯不已!


※※※※※※※※


細雨迷濛了天,也迷濛了燈圍之人的眼,輕執那煙硝就口吸允,吐出的吶霧芸芸卻是晃然了神志的恍!被嗜血者同化後的自己,其實早已無了身為人時所擁有的對於食物的需求!之所以還沏茶,還吸食煙草、完全只是為了想保留一點自己的人性!


他不飲血,只因不想成為只懂飲血維生的活死人!


他保留著自己還身為人時的一些習慣,只是想證明,就算自己不飲血、也能活得瀟灑儻落!但自己這麼做的用意,又是在向誰證明什麼?


迷濛的眼,逐漸望向那豁然之景的燈火糜糜,他這是在為那人證明吧?


「想証明吾,就算成了嗜血者也絕非是禍害武林之魔物,那又有何用?」沒了汝的認可,今天的疏樓龍宿再如何的低調、終究還是成了世人眼裡那無情冷血的嗜血者。


如今他重返宮燈圍,也只是想守住一些,他曾經與那人所渡過的,千年歲月。


細微的腳步聲,還是沒有被那紛落的雨給掩蓋的,傳入那神智還冥思在遠方的龍宿耳裡,抬眸望向那腳步聲來處,卻是只見與自己相同錯愕的面容,映入自己眼底激動!


「龍宿…?」似乎是不願相信眼前之人的真實,劍子語帶疑惑低聲問著。


「劍子。」面對劍子現在那面容之上的些許愕然,龍宿心中卻是這麼暗暗想著,是不相信吾的出現、還是不相信吾還會出現在這兒?不論是那種原因,都說著劍子是期待自己的出現「真是好久不見!」


聽著龍宿故作輕鬆的問候,劍子明白,在他心裡面所承受的、可不會是這樣愜意的情緒!


「是啊…可真是〝好久不見〞了呀……」想學他的故作輕鬆,但卻發現讓自己欲蓋彌彰用的拂塵,卻是忘了帶出門,唉呀呀、這就是所謂的『出師不利』?


當然,深知劍子心性的龍宿,自然也是看出了他欲蓋彌彰的失措之舉!


「不進來坐?」挪挪身,輕拍了拍身旁空出的位置,龍宿卻是笑得萬分迷人的可疑…


「………」真是令人熟悉的笑容……欲蓋彌彰的味道……


見劍子似有猶豫,龍宿緩緩往後靠著一派悠然的再次笑言「怕吾吃了汝嗎?」語中帶著的,可不會是曾幾的戲弄,而是幾分譏嘲!


聞言的劍子,自是被他話語中的譏嘲給激到、那駐足不前的腳步,就這麼忍不住的往前踏了去!但事後他卻是很後悔自己這麼做……


亭中,沒有多餘的椅子、這真是件很神奇的事啊!彷若這一切,都是眼前這尾死人龍算計好的一樣、自己就真的只能坐在他方才給讓出的空間,感覺真扭捏!


不意外,某龍爪伸過自己腰間的霸著,也不意外,某龍得寸進尺的,將頭埋首自己頸項間親暱蹭著!「龍宿。」擰起眉,感覺到自己頸子正被那涼涼濕意給侵襲,劍子語氣忽然驟變的這麼喚著!


聽見劍子語氣驟變,龍宿卻是忽然悶笑的直抖著肩、都什麼時候了,他的劍子還在想著自己會不會將他給同化的問題!


「如果吾有意將汝同化、吾也不會等到這時候才做。」緩緩抬頭,看著劍子僵硬的神情和眼底的緊繃,龍宿卻是低頭輕吻著他的額,低喃著「就這麼不信吾?」


龍宿此刻問出口的話,卻是讓劍子很無奈的輕嘆道著「想信,但卻沒有再信的氣力。」曾經對他的信任,是誰來破壞也不曾移的、但叫他沒有再信他氣力的人,卻是他自己!


伴隨著劍子這番話語而落下的,卻是讓龍宿縮緊了緊在他腰際的手,沉默的氣氛就在這時候蔓延了開來。


從未曾想過自己與他還有再相見的時候,只因他明白,在劍子心中、他所該盡的責任,往往比什麼都要來得重要!即使是在面對背叛他而成了嗜血者的昔日好友,也必定是────斬、無私!


往昔的纏言歡笑,其實都早在那時的決裂之後,化為煙滅。


有時候…他是真的很痛恨劍子、痛恨著這樣剛正又難以捉摸的他。


「汝真是讓人又愛又恨吶…劍子……」龍宿原就金燦的眸,瞬間燃起了妖異的芒、映照在劍子此刻無比清亮的眼底!


龍宿的這句聽似埋怨,卻是讓劍子很想翻白眼以茲抗議、這才是吾最想對你說的話吧?!

「告訴吾,汝現在心裡面想著的人是誰?」


「如果吾說吾現在想著的是別人呢?」挑挑眉,劍子冷笑說著,想要吾說出還在意你這種話是嗎?


「那吾就會殺了那個人!」雖早料到劍子定會說出這番話,但龍宿依然還是忍不住生怒的低頭咬上了他的頸!


「嗚!」沒料到龍宿會這麼說咬就咬、讓劍子毫無防備的痛吟出聲!想推開眼前這不說一聲就咬人的傢伙的手、卻因身上血液的劇驟流失,而漸漸失了力氣的只能搭在他的肩。「龍宿…住…手……」虛弱的,只得依靠在他懷裡的劍子,眼漸迷濛的低聲喃道。


感受到劍子逐漸氣空的身子,正無力的緩緩滑下自己身上、龍宿這才驚覺自己做得過火了!「劍子!」急忙將人給撈回身上、龍宿卻是為劍子顏上的蒼白,而感到愧疚不已!


龍宿迫切的急喚、讓劍子一度散離的神智又被拉回!極力睜開眼的看著眼前熟悉面容之上的憂急,劍子卻是虛弱的輕笑說著「才多久沒見…就這麼禁不起玩笑嗎?龍宿…」

「汝…」

「吾心裡會想著的人…除了佛劍…還能有誰?」微垂下眸的輕嘆道著,劍子不免感慨著、自己與他的心已經隔這般遙遠了嗎?「就只有你了…不是嗎……」很悲哀的發現自己與龍宿間的距離,竟然變成了如此天涯,劍子哀傷的不禁淚流!「龍宿…知道嗎?我很想你…這些日子以來…我沒有一天不思念著你……」越說, 眼淚卻開始越不受控制的掉落、是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真正傷心處!


看見劍子落淚,龍宿頓時慌了手腳的不知該如何安撫才是、最後他只得輕聲嘆息的,將他擁進懷裡小心的吻去他眼裡不斷滴落的淚水!「不管吾曾經面臨過多大生死臨關陣仗,都沒有如今吾惹汝淚落要來得讓吾覺得棘手!」輕搖了搖頭,龍宿面露苦楚的,看著劍子因自己話而為之怔然的神情,卻是道著自己埋首在心頭 多年的心澀話!「吾向來就不信什麼天荒地老…只相信…擁有……」


「龍宿…」

「劍子,吾是知道的、汝給不起吾要的一輩子擁有!」龍宿深深凝視著在他懷裡,那曾經他是多麼眷戀的珍愛、卻是笑著幾分淒然的道著「所以吾寧可強要汝給不了的一切、毀滅汝所想保住的所有!這樣吾才能與汝一輩子…生死糾纏。」

「你這又是何苦呢…」訝異於他的極端作為,是由於自己無法給予他確切的承諾引起!劍子除了心酸還是心酸!他沒有疼惜龍宿苦心纏戀自己的感覺,只有為他盲目追逐自己給不了的愛的可悲!「生死糾纏的彼此追逐最終的結果,不是你死、便是吾亡!這樣代價之高,你不會覺得過大嗎?」


「不會。」龍宿原本面露苦愁的顏,卻是反常的綻出詭譎的微笑,說著叫劍子相當震驚難以接受的話「與汝有這樣的關係在,吾才能讓汝的心裡,永遠有吾這麼個人……」


這樣充滿強制性的愛,確實是讓劍子很傻眼!但換個方向去想,其實這卻正是因為龍宿他愛得自己太深、太苦的關係!

『汝就好似那天際的明月,很容易讓人入醉…也很容易讓人為汝瘋狂……』這是他曾經對自己這麼說過的一句話,當時的自己只當他是喝醉酒的胡言亂語、卻沒想到這是酒後所吐露的真言!

他一直都在瘋狂的追逐著自己的一點愛眷,一點情深。


「為什麼可以這麼傻?」緩緩閉眼,為龍宿這太過強烈的愛,而感苦不堪言的劍子低低喃問著「吾有什麼地方可以值得你這樣做的?」為了求得自己的愛,而犧牲大半他曾經是那麼樣苦心經營的儒門天下,真的值得嗎?

「汝值得吾付出的地方很多…但絕對不僅僅只有…擁有汝的愛這點。」問他為什麼可以愛他這麼深?實在也很難回答、只因愛上一個人,和為了求得他的一生相隨的舉動荒唐,其實有時候並無法有著正比的相對!


人啊、總是很容易便會順著自己的情慾而衝動!


低頭吻上劍子那失了血色而略感的冰涼的唇,卻發覺到他有一絲的抗拒、龍宿卻不會因他有如此反應而感生怒,相反的他卻有一種更想親近的慾望!

「龍宿…你…」發覺到某人的手,不知在何時蛇進來他衣擺底下游移著的劍子,卻是錯愕的瞠大了眼,這傢伙在自己與他關係這樣敏感的情況之下還能照樣發情?!「啊、嗚…」還來不及抗拒他那不安份的非禮舉動,龍宿便又低頭咬上自己的頸…

可惡、好不容易才剛恢復的氣力又讓他給破滅掉了!阿沒龍宿你是蜘蛛精轉世的嗎?!

細密的吻,很容易就讓劍子靜下妥協、其原因都在於某龍都專挑他最敏感的部位攻擊!但頸間一直傳來又痛又酥痲的感覺,讓他在意識迷濛又疼痛清醒間來來又回回!說是很刺激的挑情行為、倒不如說比較像是負面的處罰!


「龍宿…除了我…你還飲過別人的血嗎?」即使是在意識漸散渙的當下,這點是一定要問清楚、當然,如果龍宿敢回答說有、那等他能動時,就等著瞧吧!

像是服了他在這樣意識渾噩散渙之中,還能這麼堅持要問問題的毅力、龍宿無奈非常的低嘆著道著「沒有,吾至今只飲過汝這位人族的血,以後也不會飲他人之血。」

得到龍宿這保證的劍子有些安心的沉默了下,卻又在任由他的侵犯舉動之後,突然開口問著「那你以後都不飲血的話…總有一天會變成像茶理王那樣吧?」


…………,很想直接吻暈劍子就這麼逃避這該死問題的龍宿,最終還是理性的想到,就算自己現在不回答、可日後自己還是得要回答!

「如果汝不想吾步上茶理王的後塵…那汝可得記得過些時日要回來餵飽吾……」輕笑著將劍子軟倒的身扶正,讓他跨坐在自己腰間,龍宿此刻眼裡閃爍的異芒卻是邪惡不已!

聞言的劍子,卻是深蹙起眉間的瞇起眼望著他問著「是餵飽你的胃?還是…啊!」未盡的話語,卻是讓龍宿突來的侵佔給斷了的只能驚呼!「龍宿、你!」難堪的緊咬下唇,劍子為他此時的舉動而感到無比的痛苦!

「都這樣了…還需吾再解釋嗎?」低頭吃笑著的龍宿,完全不認為自己這樣的行為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唔…你…」感受到他深埋在自己身體裡面的深層悸動,的確不用他再解釋了沒錯!「吾…怎麼覺得你…有越來越禽獸的趨勢……」

「可能是屬於嗜血族的瘋狂因子在發作的緣故吧……」

「…………」

這話在騙誰啊!╬

《完》



※※※※※※※※※※※※※※※※




【地老】


這篇是對應那篇『天荒』…^^ab
然後…這篇是悲文…

所謂的先給糖再送鞭子的寫法?~*毆*~


※※※※※※※※※※


冉冉輕煙漫延於室,煙硝的霧濃混和著茶香,瞇起細長眼眸的俊美男人,卻是看著在床榻之上熟睡的身影,金燦的眼瞳,瞬間沉了沉的,陰鬱起來。


在床榻之上的,是他的情人,他那日漸蒼老而體弱氣衰的情人。


他的情人,當然一開始就非是這樣蒼老、而是從朗朗俊年之時,慢慢到如今的衰老之態,他看著他的情人逐漸變老,卻是無能去阻止的悲哀!


他只能見著他的情人從笑若蒼雲飄渺…到如今的……曇雲凋凌……


※※※※


『嗜血族的生命是很長的,也許到了世人俱滅的那天,吾依然存在這天地之間…而汝,忍心見吾獨自走到那日嗎?』這是那年他抱著又因天下蒼生而受傷的情人,所問著的一句話。

『吾當然不忍…』輕搖搖頭回應著男人眼底的悲傷,他怎麼可能會希望留下他獨自一人!『只是龍宿,吾之生命有限,是無可能陪你到天涯彼端!』

無能伴陪自己到天涯的彼端,卻又不願見吾獨自一人孤單,真可謂是矛盾的兩極!緊擁了擁懷裡虛弱的劍子,龍宿卻是苦澀嘆笑的柔道『劍子…知道嗎?一個人的天荒地老…太孤獨。』

感覺到懷中的劍子因自己話而顫抖了下身、龍宿卻是不再言語的等著他的回答。

緩緩閉上眼的劍子,眼眶卻是熱的叫他幾欲想落淚、他平日如何度生死於事外的灑脫,也抵不過龍宿如今此番的情深心痛!他還是見不得龍宿痛苦、也看不得龍宿悲傷!但自己還是自私的希望他能夠活下去、在沒有自己的,另一個千年裡。


時間,生命,歲月逐漸流逝的自己,實在是早已沒有可以與他廝守的本錢了!如今的自己,只剩下衰老病纏的孱弱身軀、和數著僅存日子的份!


※※※※※※


白亭裡,坐著一個人,而他那刻劃著歲月痕跡的雙手,正輕輕的在那雪白玉琴上彈奏著千百年來,他所珍重的那人,最喜愛的音符。

彈琴的人,是位老者,老者有著嚴肅的外貌、豁達的氣魄、和著眼裡煚煚炬光,說著他雖年華老去,可腦子裡的思維、還如同青年之時明朗!


停下手,老者緩緩抬頭微瞇起眼望向遠方那棉延數里宮燈,卻是早已看不清眼前之景的,只餘矇矓一片。


曾經清明如水般的眼,卻因自己的老去而逐漸失明,曾經如何的豁達瀟灑氣度,如今也因歲月的流逝,只餘簫瑟滄桑!


他原本有個心繫的重要之人,可自己卻將他拒於千里之外,原因為何,卻是再簡單不過的理由!


他那心繫之人不會老、不會死、更不會因歲月的流逝改變容貌!


雖然他那心繫之人從不曾棄厭過自己的衰老隴鐘,可自己卻還是不忍見他眼底的傷心痛苦!見著他煞費苦心的,只為求自己的姿態一如千年以前一般!見他用心良苦的四處奔波,只為求得自己能夠多活幾年歲數、莫要早他而去!


但是啊、他雖然是個先天,但可不是那不老不死的嗜血者、總會有歸去之時的那麼一天!


錚!第一聲音響、勾動起琴弦的,是無奈的感慨?還是無法與他天長的遺憾?

錚!第二聲響、勾動起的是千百年來的與他共渡的歡欣,還是後幾百年的分離憂傷?

錚!第三聲低響、是哀悲著自己後幾百年拒他於千里的無奈,還是心痛不捨?


第四聲未來得及彈下,老者的眼,卻是早已淚千行……


「龍宿……」低喃一聲的輕喚,飄蕩在無聲空間裡,是訴說著這數百年來自己獨自一人的天地孤寂、還是希冀著那被自己拒之千里的依人回應?


※※※※※


千年的慹守相隨不悔,早已成了那即將消失的煙霧一般…

已成過往雲煙……只餘煙花散盡之後的淒韻悲涼。

劍子,對於汝、吾只有無止盡的心掛與不捨!


※※※※※


淒迷的雨點,打入稍顯淒寒的宮圍之內,散落於地的三千髮絲,卻是早已失了幾許溫度的只剩冰涼。

眼前此景淒寒,卻是叫那踏上宮圍的華麗身影,怵目驚心!

「劍子?」快步走向那被雪紗掩埋的身影,龍宿將那倒於地的劍子小心扶起。「汝醒醒啊!」焦急的喚切、卻還是喚不醒懷中那體溫驟失、逐漸冰涼之人早已遠茫的意識,這般情景卻讓龍宿是慌然無措的趕緊將人打橫抱起!


※※※※※※※※※※


他們之間,早已不適合愛情這字眼!
只因為時光流逝過後的無情,在自己上刻劃下了無法磨滅的痕跡!

但卻無法在他那早已靜止了時間的情人身上,劃下任何一道痕跡!

他,依然如同千年以前一般俊美華麗。

而自己,卻是早已老態橫姿的,就像燈燭之火即將燃盡的餘燼。


※※※※※※※※※※


看著床榻之上的劍子,龍宿一雙金眼眸底,卻是滿滿掩不住傷悲與痛苦!

「汝到底要逞強到幾時?劍子。」汝與吾的時間,早已無多了。

見著劍子歲月逐漸流逝衰老,自己其實早有一個覺悟、那就是,即使在劍子歸去之時,自己也決不會獨留!

輕輕碰觸著劍子滄桑的面容,龍宿眼底的依戀,卻是如同千年以前一般的,情深、不移!


※※※※※※※※※


清醒之後的劍子,卻是一臉怔忡的望著眼前背對著自己熟悉身影,那是叫他一輩子也絕無可能忘得了的無雙華麗!

為什麼他會在這裡?劍子面露疑惑的想著,他不是早該被自己氣得斷絕情義而走了嗎?

而早知劍子清醒的龍宿,卻還是背對著他未移過半分身形,他其實是在思索,思索著劍子當年那時為何以那般絕情寡義的對待自己!後來的一次意外境遇,進而了解劍子那樣做的用意!


劍子之所以會那般狠心絕情驅離自己的用意,無非不過是不想拖累自己!

為何自己卻是在離他而去的多年之後才想透這點?


龍宿痛苦的閉上眼的想著,若是自己當年沒因他那時的刻意惡言而氣憤遠走,如今的劍子也不會落得如此淒然的下場!

「汝醒了,可還有不適之處?」依舊背對著他虧欠多年的情人,龍宿極力克制著自己那激憤的情緒不表現出來!他怕自己會在面對劍子的時候,會忍不住譴責他當年的故意絕情!!

但回應龍宿的,卻是一句叫他不由得錯愕且不悅的回答!「你是回來看吾死了沒嗎?哈、那很抱歉、劍子恐怕要叫你失望了!」說著這樣無情的劍子,埋被子底下的手卻是不自覺得握緊!

為什麼你還要回來?

為什麼你不一走了之?

為什麼還要對吾這般關心?

龍宿、你可知道吾當年是費了多大心力,才狠下心來驅走你!

天知道這些年來,他沒有一天不想他!更有過希冀他能在自己過往之前回來看他最後一眼的念頭,只可惜的是,如今視力早已退化的自己,卻是怎麼也看不清他的面容了!

聽見劍子這般諷刺的話語的龍宿,卻是轉過身來看著劍子臉上的自嘲模樣,卻是憤怒的低吼「若吾當真只是想知道汝死了沒、吾就不會還有再回來的抉擇!而是就在當年汝那般對待吾之時、就先掐死汝!」說著聽似幼稚的話語,卻是言出了龍宿對於當年之事的耿耿於懷、和著對於劍子的依戀依然!「劍子,為何汝要那 樣的對待吾?難道汝不信吾對汝的承諾嗎?」

「吾信。」聽著龍宿怨懟非常的話語,他只感心痛,要再用著當年那樣的絕情狠心待他嗎?劍子搖了搖頭、他是無法再騙得了他什麼了!龍宿向來就不是個容易讓人欺騙的人、更何況他會再回來找自己,想必是也想透了當年自己激他離開的理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緩緩而道「就是因為太相信了,所以吾才不希望你留下!龍宿,你和吾不同、吾已沒剩多少時間可活了!」


「但吾也說過、不論汝如何改變,在吾眼底,汝依然是當年天下無雙的劍子仙跡!」看著劍子眼裡的些許無神,龍宿不由得擰起眉來的問著「劍子,汝的眼…看不見嗎?」


因龍宿的話而顫了下身子,劍子卻是十分無奈的輕嘆一口氣、原本有想要隱瞞的念頭,卻在龍宿的細心底下而提前破滅!「只是衰退,還未全盲。」緩緩下床,欲走向龍宿的劍子,卻被不知道在何時便來到他面前的龍宿給按下身!

「在吾看來,汝現在與全盲無兩樣!」不認可他這般避重就輕的回答,龍宿伸手拉過一旁木椅正坐在他面前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卻被劍子一把抓下!

「龍宿,吾還看得見。」微微蹙著眉,劍子雖然視力不清、但也還隱約看出了眼前這俊美之容上的深深不悅!「不用這般試探!」

「但汝之眼神焦距無法全然對上吾是真!」厭然的語氣,毫無隱瞞的透露出龍宿的不滿、其實不是在於他眼盲不盲的問題、而是為他的逞強而感到不耐!「汝還要再逞強嗎?」

聽見龍宿的質問,劍子卻只是感嘆的想著,早知道讓他明白自己的欺騙下場不會是他的好臉色相待、但自己卻還是不願讓他為自己擔心!緩緩伸出手,摸上眼前只剩朦朧身影的臉龐,依然的冰涼體溫、卻是讓劍子有點心安的,放下心中那顆為懸掛多年名為不安的大石!

「龍宿…很想再見見你,可吾…怕是再也見不到了。」說著這番話的劍子,卻是笑得有些淒然的、叫龍宿感到心痛不已!「但是吾一直都在用著心…去將你刻進心底……」

「劍子…」劍子此刻說的話,深深的打進龍宿心底、而原先怨懟著他的那心結,卻是逐漸瓦解的,不復見!伸手將眼前那滿是憔悴衰弱的身影,緊擁進懷中、龍宿再如何想平復心裡面的波瀾起伏,還是不由得顫抖著聲的低啞而言「吾也亦同…所以不要…再拒吾千里……」

他怕、真的很怕再與劍子分離!只因劍子的情況,已不容許他再苟且天真下去!

劍子會死,是必然的、而自己永遠的不老不死,也是真!

「雖拒你千里…吾的心,卻依然還是伴你至千里之遙……」緩緩閉上眼,劍子卻是越感氣空的力乏、也許自己是該滿足了,在自己性命即將消逝之前,還能再見到龍宿!

只是他也很明白,失去自己的龍宿、也許會因而從此孤獨一生,到永恆。

永恆的時間,是很漫長又痛苦難熬的、他不願龍宿受到如此折磨!

但…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和氣力的逐漸空乏、卻總是殘忍的在提醒自己即將死亡的現實!

「龍宿…吾累了……」低低喃語著的劍子,卻是只覺自己意識的逐漸糢糊,和著有著什麼在脫離自己的感覺!但他卻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只是覺得身體變的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

「劍子?」不明白劍子忽然說這番話的用意何在,龍宿滿是疑惑的看著劍子緊閉的雙眼,和驀然滑落的手!「劍子、劍子、汝醒醒、別嚇吾啊!!」焦急的喚切、還是喚不醒依然緊閉著眼的依人!前所未有的恐懼與害怕、卻是如排山倒海的向他襲來!


直到懷裡的劍子,逐漸開始冰冷的體溫慢慢傳來,道出了他一直不願面對的事實!


「不……」戚然的緊抱著劍子冰冷的身軀,龍宿痛苦悲傷的落淚哀鳴!

他一直不願來臨的這天、還是來了!而且還是來得如此突然的叫他措手不及!

「劍子…吾說過…汝死、吾也絕不獨活!」喃喃說著自己曾經承諾的龍宿,卻是笑得淒絕的讓人不忍!


嗜血族,並非全然是不死之身、除了驅魔槍的之外,其實還另有途徑可以消滅!


溫柔抱起劍子的龍宿,小心的將他擁進懷中輕柔笑道著「吾說過…汝與吾…註定了生死的糾纏……」


那一夜,忽然竄生的狂燃大火,燒燬了豁然之境…


也燃盡了曾幾千年的,恩怨情仇。





廢琴
絲桐合為琴,中有太古聲。古聲淡無味,不稱今人情。
玉徽光彩滅,朱弦塵土生。廢棄來已久,遺音尚泠泠。
不辭為君彈,縱彈人不聽。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箏。
顶端 Posted: 2009-11-19 21:51 | [楼 主]
若影飛雪
\你走你的路,我看我的文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12
柴刀: 6 把
麥芽糖: 2072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11-03-22
最后登录:2014-05-19

 

每个地方都冒一下
顶端 Posted: 2011-07-31 17:16 | 1 楼
莫雪舞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4
柴刀: 2 把
麥芽糖: 20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14-07-18
最后登录:2015-03-24

 

嘤嘤嘤~太虐了~太悲了~【躲在被窝里哭成翔的某只~】
我很懒,别踩我~
顶端 Posted: 2015-03-24 00:00 | 2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落日煙——朱痕染跡民間後援會 » *~笑夢風塵~*

Total 0.011445(s) query 4, Time now is:10-20 02:04,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