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太上忘情、無賴風、打噴嚏 (龍劍)(含現代)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吾蓁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柴刀: * 把
麥芽糖: * 支
煙絲: * 錢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太上忘情、無賴風、打噴嚏 (龍劍)(含現代)

{謝禮(maomao)}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 此贴被吾蓁在2008-12-22 22:04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08-11-30 00:01 | 欧洲 [楼 主]
吾蓁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柴刀: * 把
麥芽糖: * 支
煙絲: * 錢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謝禮(沉醉西風)}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 此贴被吾蓁在2008-12-20 13:20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08-12-07 00:39 | 欧洲 1 楼
吾蓁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柴刀: * 把
麥芽糖: * 支
煙絲: * 錢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謝禮(蒜苗)}


打噴嚏

2008.12.12.by吾蓁




我並沒有破傷風
也不是白雪公主老友記
為什麼一天到晚打噴嚏
這事情太稀奇

難道有誰惦記我
在哪裡連名帶姓把我提
所以我一天到晚打噴嚏
打一個不停息

上個星期有一位小李小李
跪下了他的雙膝
他一定要我同意
允許他成連理
還有一位就是那小紀小紀
也對我提出威脅
非要我愛情專一
要和他在一起

一定就是他們倆
在哪裡連名帶、喀。

「怪了,這不是葛蘭的歌聲噯……哈啾!」
預兆總是被忽視。
收機機被關掉,取而代之電視被打開。
但該發生的總是會發生。

淡淡黃色的陽光,投射在淺淺藍灰色的天空,與淺淺藍灰色的水泥城市,剝開冬季某日一層薄薄的明亮。
早安新聞的氣象預報表示:本日白天太陽露臉、天氣晴朗,中午溫度達攝氏二十度,但早晚溫差大,清晨及晚間的氣溫僅有十度,早出晚歸的朋友們要注意穿著……。
躲在溫水浸過的洗臉巾裡多麼舒服,然而清明的黑眼珠從毛巾後升起,凝視著單薄的冬陽光采做了一趟深呼吸。
一天開始了!
劍子仙跡迅速確實扯下溫熱的長袖運動上衣和運動長褲,不慎情願地棉襯衣外裹一層毫無必要的白襯衫──這是boss對衣著禮儀要求的最低標準──套上長袖羊毛毛衣、白煙色呢長褲,罩一件同色系下襬及膝的長大風衣。他沒有公事包這類物件,大門鑰匙、公寓鑰匙和皮夾分別塞進不同口袋,兩腳塞進厚棉襪,包裹厚棉襪的腳塞進老皮靴。出門。
等過四十秒紅綠燈,快速穿越斑馬線,早晨七點行人不多,商家與攤販多尚未開張,行過早起的蚵仔麵線、大腸麵線及素麵線熱氣騰騰的攤子,劍子仙跡忍不住放緩步子,再喃喃了句「不成,摻了蒜蓉」,加快腳步前往捷運站。
匆促的百十腳步同一時刻朝捷運匯流,急於證明保暖之於過敏症無用。少了外頭乾冷空氣的齜牙,劍子仙跡安心把下半張臉探出翻領,即讓遽增的人潮招得噴嚏連連。
擰眉苦臉在臺北火車站下車,這裡有火車、高速鐵路、捷運、市公車和客運再來直立螞蟻,四面八方橫衝直撞如參與奔牛節,劍子仙跡則以闖紅燈穿越主要幹道的決心,眼明腳快通過人流,在緩緩爬升的的電扶梯右側稍事休息,再面對瀝青競技場中嘶吼的車流。
迅雷不及掩耳的邪惡寒氣趁他不備偷襲領口得逞。
「哈啾!哈啾!」

陽光在冬日清晨那般軟弱,投射在都市人群間第一道強勁光芒,是剛剛跨出計程車的疏樓集團董事長疏樓龍宿。
「減派座車是政府去執行節能減碳,免派公私車也罷,為什麼吾不可以乘私人轎車?」並非對跟秘書與個人保鑣一起上班感到不滿,但是身長合計超過五百五十公分的三名男女塞在小黃裡何其寒磣,寒磣地他心浮氣躁連自家養成的特殊口音也飆上紅磚道,「這違反吾們華麗無雙的企業形象。」
「響應政府號召也是為了提高企業形象啊!」
大紅套裝窄裙高跟鞋,外罩紅白格紋長版外套的秘書小姐穆仙鳳,開導完老闆,點著PDA讀出今早的行程。
緊跟老闆左後方的默言歆,抽離百分之一心力默默思索,應無憂會在上午十一時五十分送來午餐,屆時也要他空車回去麼?一秒鐘後默言歆中斷不由自己做主的無用考慮,繼續以全副精神注意周遭。
他們三人以相當大的步伐疾速移動,一方面因為個兒高腿長之故,一方面他們彷彿巨星登場的氣勢,引人駐足圍觀卻又紛紛讓出大道。他們毋須東張西望,心無旁騖而腰板筆直、步態優雅,自下車後三分鐘內越過三棟辦公大樓及百貨大樓,朝疏樓集團儒門摩天大樓行進,即將踏上光潔輝煌的龍門道深紅花岡岩臺階。
一團錯了季節的棉絮毛絨飄呀飄地飄過前。
「啊嚏、」「啊嚏、」啊、呣,疏樓龍宿與穆仙鳳的反射行為捂在亞麻手帕裡,只有默言歆硬生生憋住噴嚏。

等待紅綠燈時他們小貿易公司的同事佛劍分說,由另一個方向規規矩矩踩過斑馬線走來,劍子仙跡開朗地揮手招呼。
佛劍分說覺著眼前鼻頭紅紅的一片白倘若體積小些就是迷你兔或倉鼠之類的,可惜這人身高將近一米九實在扮不得迷你兔和倉鼠。想到這裡,他鄭重地致意:「早。你下午請假去掛號,找醫生開個抗過敏藥吧?」
「不用、不用,道法自然,自然會好。哈啾、哈啾、哈啾!」
劍子仙跡說著又連打三個噴嚏,似乎因而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想想數個小公司合用的辦公樓層中,無法管制的公共通道偽吸煙區、公司裡的侷促辦公桌和窄小過道……呃,口罩、口罩你在哪兒別躲啊哈啾?
佛劍分說鎮定地看著劍子仙跡翻遍風衣、襯衫、長褲裡外口袋,沉穩地抓著劍子仙跡左肘走上燈號轉綠的斑馬線。
忽然,大而圓的黑眼珠點亮喜悅的星光。一腳再度踏實了紅磚道的瞬間,劍子仙跡從屁股後的褲袋,掏出一個灰黑底印刷半身人型白色圖樣的詭異口罩,佛劍分說望之亦不禁屏息。「這是?」
劍子仙跡「哈哈哈」乾笑三聲,這意思連嚴謹正經聽不懂冷笑話的佛劍分說都懂。
「滅定小姐?」
「不,口罩上是我。」
話講完立刻後悔嘴快多言,他拎著恐怕第一年進公司就被硬塞的口罩搖啊晃的,心虛含糊地哼唱起《木棉道》,「紅紅的花開滿了木棉道,長長的街好像在燃燒……」伴隨奇怪的感嘆:好在木棉花不是桃紅色,就像正前方那件誇張的桃紅外套──
佛劍分說正直地心道:桃紅類似粉色,那件外套應當稱作紫紅。

疏樓集團華麗無雙的董事長,身穿一色飽和鮮麗的豔紫紅魚尾摺立體翻領綁腰皮風衣,紫白混色淺紫羊毛衣,深紫紅編織紋毛呢窄版長褲,華貴搶眼正是某人取以轉移某人同事注意力的好素材。
疏樓龍宿瞇眼對那團修成人型的木棉絮端詳片刻,爾後頗為滿意地由祖訓中挑了句「子不語怪力亂神」一用。
老闆的一個眼神,聰敏穎慧的秘書小姐心領神會,穆仙鳳掏出老闆公事用名片兩張、私用名片一張,微笑上前。
「抱歉耽擱少許時間,請教兩位先生貴姓大名?」
「哈……劍子仙跡……哈啾!抱歉。」
「佛劍分說。」
「謝謝您,佛劍先生。這是疏樓先生的名片,請收下,」穆仙鳳雙手遞上老闆的公務名片。
隨後她轉向十秒鐘前還是木棉絮精的劍子仙跡,穆仙鳳雙手遞上老闆的公務及私人名片各一張,「劍子先生,這是疏樓先生的名片,請收下。我是秘書穆仙鳳,若有需要您可以先撥我的號碼,確認疏樓先生的空餘時間。」
華麗無雙的疏樓董事長,以他矜持高尚的禮儀朝佛劍分說欠了欠身,並對劍子仙跡似笑非笑地加深了酒窩,或陷阱,後者嚥下口唾感覺自己猶如被千年蛇妖盯住的食用蛙。
「很高興認識二位,我是疏樓龍宿。」
疏樓龍宿與劍子仙跡的相遇便是這樣子了。雖然難以將其形容為天雷勾動地火,多多少少也符合了一見鍾情的浪漫條件。

放下話筒結束上半日最後一通電話,作息規律的佛劍分說拿出塑膠飯盒,減油減鹽不加味精的青菜豆腐糙米飯是他每日固定午餐,也省去蒸飯的手續。
劍子仙跡一邊瀏覽要求修改規格的mail,一邊用擅長的冷笑話澆熄電話那端客戶咄咄逼人的怒火,掛上電話後他叫出Access檔更新內容並反手抓來風衣掏皮夾,打開皮夾,他發現鈔票袋是空的。「呃……」
佛劍分說不無遺憾,致歉道過馬路時他應該多關照同伴翻找口罩的整體狀態,然後從抽屜撈出自己的皮夾。
「啊、別忙,」見狀劍子仙跡擺擺手,捏著隨皮夾而出的名片說:「乾脆我上這兒解決。」
佛劍分說看了眼自己桌墊下同式樣的名片。相較於本人,那張名片顯得素淨保守,白底,暗紫色燙金的公司法人全稱地址、名銜及通訊方式,包含穆小姐的電話,簡簡單單共五行字。應不至有被拐賣的危險。「嗯。」
而疏樓龍宿的私用名片,劍子仙跡趁跑下六層樓梯的幾分鐘也從面紙包裡摸著了。一樣是白底,中央的紫棠色書寫體,是疏樓龍宿的姓名及手機號碼;左上及右下細小的玫瑰色燙金文字,彷彿兩道畫龍點睛的裝飾邊,各是剛才的穆小姐和一位「應無憂」的通訊資料。
根據直覺,這個陌生名字不屬當時站在疏樓龍宿斜後方的青年。
劍子仙跡聳聳肩。
「忘記告訴他我沒手機……」
但疏樓龍宿的私人名片發揮門禁卡或鑰匙的功用,劍子仙跡唸唸有詞地抵達位於三十三樓的董事長辦公室,並未受到多餘的延滯。

「哎!你,汝如此姍姍來遲,」疏樓龍宿舒舒服服坐在沙發裡,說著讓劍子仙跡懷疑他們該不會十一點整就開飯的可怕威脅。
繞過沙發來應門的是穆仙鳳。
「原來是劍子先生,請進,我們正在決定──嗯,劍子先生喜歡潮州菜還是法式料理?」她笑著介紹,這是君儀姐難得下廚親手做的幾道家鄉菜,那是央森先生拿手的迷迭香烤雉雞,這位劍子先生早上見過的是默言歆,那位是疏樓先生的專屬司機兼秘書助理應無憂──
瀏覽了一長方桌几的魚肉奶蛋,劍子仙跡爽快地回答:「潮州菜。」
於是機靈俐落的穆仙鳳指揮倆沉默青年將法式料理搬進秘書室關好門,留下老闆同老闆的佳客在這個比某貿易公司全範圍還大的董事長室輕鬆享用午餐。
「多謝,我才為午飯煩惱。」
大大方方取了筷子,劍子仙跡故作正經學那日本人模樣挾筷合十雙手道。待他要開動,疏樓龍宿忽然說:「這二、三道也是素菜葷做,汝不能吃的話,吾叫一份素食來並不麻煩。」
「啊、哈,你發現啦?我嘛肉類和奶蛋五辛能避則避,避不過的我沒怎麼挑,肉邊菜一樣下肚。」
「甜食?」
劍子仙跡鼓著滿腮幫子大白菜重重點頭。
疏樓龍宿優雅地推過去一碗一碟,爾後優雅地自個兒拆食鮮嫩甜美的凍花蟹。「葛粉蓮子、返沙芋頭。話先說再前,汝得要找時間回請,可不是白讓你打秋風。」
「瞭,」禮尚往來,回請自然,認真談戀愛可不能搞得像賣身。劍子仙跡把菜吞下,笑道那麼明天你晚飯空下來我帶你吃砂鍋魚頭。
汝吃大白菜、吾吃魚頭?汝是大白菜的天敵麼?
你真瞭解我欸,敢情上輩子我們也在一起?
哦!這麼說……汝上輩子披的紅蓋頭有些不相襯哪!
明明該是白婚紗吧我可是好人呢肯定腿一蹬就投胎啦二三十年倒推回去總有西式婚禮了吧?

午後一時卅一分,午休時間過後一分鐘。拜午間不打卡所賜,稍微遲到一絲絲的劍子仙跡風采依舊,神情愉悅地返回工作崗位應付難纏廠商──疑似公司內潛規則,難纏的男客戶交給劍子仙跡,難纏的女客戶交給佛劍分說。這可不是整他們,實在收得事半功倍之效。當事人一覺得周旋之間充滿人生趣味,當事人二的心裡不存在難纏這個詞彙。
這天下班,劍子仙跡快快樂樂拉上佛劍分說,去蹭加班同事們的圓桌飯。比照往例,他們給佛劍特別點一份素菜。
翌日下班,劍子仙跡快快樂樂一拍佛劍分說肩膀,「先走勒!掰!」
「嗯,約會順利。」
除了回話的某人與已經跑出辦公室的某人,盡皆目瞪口呆。
女的?男的?他們悄聲交頭接耳。
什麼?你們不是一對?一人估計忘了壓低聲音。
佛劍分說神情肅穆的清正面孔轉向那人。
哇啊殺人啦!

來自眷村的砂鍋魚頭,藏身巷弄,是老饕私下口耳相傳的好味。
小店不供酒,飽足的兩人卻幾分醺然。
錯綜複雜的狹窄暗巷某處,劍子仙跡背抵著了冷冷的灰泥牆。這令他鼻頭一癢。
那人側過身,曲肘等劍子仙跡挪進來安頓妥當、闔起眼簾。暖和了黑暗,那人便把唇再次貼上。




END



打噴嚏──陳式詞,葛蘭唱。
旋律:Achoo Cha Cha
年代問題,我比較熟悉伊能靜的口水歌,不過葛蘭打的噴嚏比較像真的~
「白雪公主老友記」,一位年長些的同事解釋,老友記指《白雪公主》裡愛打噴嚏的那個小矮人,由於早年以華人名字來翻譯外國名字……

木棉道──馬兆駿、洪光達詞曲,王夢麟唱。
趁飄落地面前(即在空中)撈到的木棉棉絮,據說可以帶來好運。
[ 此贴被吾蓁在2009-01-05 21:00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08-12-12 20:38 | 台湾省 2 楼
咳羊茎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10
柴刀: 4 把
麥芽糖: 8686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5
最后登录:2009-08-09

 

恩恩,上面看不到,努力的看下面。。。。
龙剑,真是永恒的王道啊
顶端 Posted: 2009-08-05 22:39 | 3 楼
莫雪舞
级别: 洞口石門


精华: 0
发帖: 4
柴刀: 2 把
麥芽糖: 20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14-07-18
最后登录:2015-03-24

 

好萌~甜甜的~(^з^)~果然是龙剑王道啊!
我很懒,别踩我~
顶端 Posted: 2015-03-24 00:11 | 4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落日煙——朱痕染跡民間後援會 » *~笑夢風塵~*

Total 0.010144(s) query 4, Time now is:08-21 03:03,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