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吐酒吞花過芳春(未完待續) (慕羽、慕朱)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yyh
生殺吾自在,天理終循環。
级别: 房中桌椅


精华: 0
发帖: 3102
柴刀: 1791 把
麥芽糖: 2147483647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2213(小时)
注册时间:2010-12-17
最后登录:2017-08-20

 吐酒吞花過芳春(未完待續) (慕羽、慕朱)

吐酒吞花過芳春

1


水精宮羽妃,初名梟獍,易名羽人非獍。
羽妃今年二十有二,與朱妃一樣約當弱冠年歲入後宮。說來,入宮前的經歷似也雷同。

羽人自小伶仃,舉目無親,幼時乞食維生,後來被一名小生意人收留,打雜換吃住。那生意人心倒好,卻應了好人不長命,壯年病卒;其親眷分撥給羽人少得可憐兮兮的銅子兒,打發羽人走得遠遠的。
羽人自此畏人,有一頓沒一頓不知不覺躲進一座山城,當地父母官方號召義勇隊,上圖剿匪,下助屯糧。碰了個剛巧,羽人這便混進去掙飯吃,一口令一動作,旁人見他應對稚嫩生澀,既不像壞人,也就不勉強他與人熟絡閒話。羽人心道遇著什麼盜賊,拚掉這條命幫點兒忙,也正好一了百了。
上天卻忽然疼惜起了這白白淨淨、心眼純良的年輕孩子,讓羽人平平安安多耽在義勇隊一段時候,習得防身的一招半式,摸了些兵法門道,從而開始識字讀書。
這票民間兵丁,後來奉命協助正規兵圍捕一幫深山邪教。
羽人聽聞,那邪教自稱翳流,專以蠱術控制良民為非作歹,想著若非世間存有善良的人們,自己肯定活不到今天,懵懵懂懂一腔熱血感應著了義勇隊裡普通老百姓保家衛民的真切心意,加倍盡心,協力研判地形供予謀策,守夜巡山益發集中精神,更誤打誤撞,揮砍下對翳流教主南宮神翳最後一刀。

南宮神翳力竭負傷,終於被官兵擒獲。
翳流滅,皇帝欽點嘉勉一干有功人等。羽人多少也知世事,這時逃跑了逃不遠,還要連累旁人,惟有儘量按捺了忐忑不安,直到踏進皇宮……
皇上熱情澎湃胡攪蠻纏至羽人點頭,當仁不讓為羽妃無所適從倍覺慌亂的罪魁禍首;丹霞宮的朱妃,教羽妃愈加駭怕。

羽妃入宮三月,未曾踏出水精宮室,確切的行跡,僅僅往來於寢殿與正殿而已。
羽妃總是在自己的寢殿用膳。早膳之後,他待在寢殿裡,垂頭聆聽本朝後宮和男妃的規矩;午膳之後,他學習音律、練字、應宮婢請求挑揀或分配食飲衣料飾物玩器;晚膳之後,他通常抱膝坐在床尾發呆──眺望窗外的一片黑暗。
侍婢漸漸察知羽妃不是嫌吵不理人,既然羽妃每日望著窗子,她們來照顧燈火薰香時便隨口報知那方向上有什麼樹什麼花,旁邊哪條小徑通往哪座宮苑,哪座宮苑裡住著哪些位皇上偏愛的嬪側,又哪座宮苑住著這喏大後宮的……
侍婢說,朱妃殿下早於羽妃殿下十四年入宮封妃;侍婢說,底層宮人們十餘年間封妃爭鬥固然由明轉暗,仍未有罷休之象,朱妃殿下很是不高興;侍婢說,這麼多年來僅添有水精宮羽妃殿下一人獨封宮苑,得與朱妃殿下齊平……

算算先來後到,羽妃該當早早親往丹霞宮拜會朱妃,實則延遲至今,深居水精宮一聲不吭,倨傲無禮……
早課內容在耳際轟隆作響,二十歲的羽妃頓感眼前昏黑、周身寒冷,伸手抓著一把午後練練也擱置床尾的琴,卻差點握碎了琴杆。
──畢竟是參與過剿匪數年的少年英雄啊!
怕歸怕,去也得去。



待續

吾蓁於20160803,農曆七月初一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寫的稿子的一號開頭的中段(喂)。
那時開頭打了兩版草稿都不順眼,就擱下了,撿起來重看之後覺得從這邊開始好像還過得去=_=

燕燕鶯鶯生分,風風雨雨傷神,吐酒吞花過芳春。黃金羞壯士,紅粉弄佳人,青山招舊隱。──元‧張可久‧紅繡鞋‧歸興
[ 此帖被yyh在2016-08-09 09:31重新编辑 ]
千年雪峰無人跡,蒼鷹孤鳴自為王。(千雪孤鳴,孤雪千峰)
誠心跨出一大步,迷惘之中亦有路。欲見毒邪無他法,真情真義終流露。(溫皇,無邊崖)
顶端 Posted: 2016-08-03 08:11 | [楼 主]
yyh
生殺吾自在,天理終循環。
级别: 房中桌椅


精华: 0
发帖: 3102
柴刀: 1791 把
麥芽糖: 2147483647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2213(小时)
注册时间:2010-12-17
最后登录:2017-08-20

 

吐酒吞花過芳春

2


那天是皇上第七度駕臨水精宮。

按原先的規矩,皇帝當日欲臨幸的妃嬪須於酉時三刻至正殿等候接駕,而據說在朱妃獨霸後宮的頭一年,爭取得改易規制,皇帝若趕不上酉時以前踏入該妃嬪所在宮苑的範圍,可待皇上抵達正殿坐穩了再傳妃嬪來迎。
──規矩寬鬆了,敢讓皇上自個兒等在正殿的,照舊不過朱妃殿下一人。畢竟,朱妃殿下除外,嬪側皆數人同處一宮,哪裡能安心皇上趁此與別的好姊妹們打發時間呢?
十數年迄今未再有一位「娘娘」或男妃享受這皇上出於寵溺賜予的好處。
直到水精宮羽妃──

前六次,皇上按時報到,讓宮人帶著果品糕餅一心和羽妃分享來;第七次,皇上遲了半刻,還是大陣仗地帶來他愛的鹹甜點心要予羽妃也嚐嚐。皇上笑吟吟地端詳,摹想羽妃從容靜謐的步點子像雀鳥的抖落的羽毛浮在水面,流水輕輕將羽妃送至皇上跟前。
許是皇上記得前幾次同返寢殿的途上,羽妃總是繃著精神小心翼翼注意腳步,他笑道羽仔呀進步很多囉!不怕生啦!改天一塊兒賞花吧!

男妃行動坐臥須遮掩雙足,日常所著必長裙曳地尺許至丈餘,至殿外風颺亦不得露出足尖分毫,故而禮袍長襬往往拖曳二三丈,裙內襯裡及地、柔軟滑膩,層疊貼附彷彿糾纏;另習以布條纏裹自趾尖至踝,代替鞋襪,便於感知掩護嚴實與否──這層規定,似為保障皇帝安全或尊嚴而設,止於辛苦男性妃嬪,女性妃嬪及宮婢不受此限──大為影響男妃們的走動步伐。
為訪丹霞宮,羽妃先挪空兩天時程,早晚練習行走,免得踏上宮苑小徑便寸步難行。
又丹霞宮回應,三日後再來,羽妃暗道正好多練幾天,羽妃殿下的貼身侍婢卻留了一二心眼,偷偷嘀咕朱妃殿下難不成真有意擺架子?這三個月即便是水精宮失儀,丹霞宮也該問個訊呵!
羽妃沒在那處花心思。
皇上攬著羽妃邁開大步走向寢殿,羽妃不疾不徐還能分神回答皇上問話。

聽說是為了會面朱妃才特特練個幾天走路,皇上呼呼笑了聲,狡黠地眨眨眼,朱妃挺嚇人的喲!朕替羽仔你壯壯膽吧!

壯膽……

前數次,皇上來此,見羽妃緊張而至畏縮,沒讓羽妃服侍,也沒動多少手腳。兩人坐著閒聊時──皇上扯東扯西問羽妃喜歡吃啥玩啥最近都學了啥──皇上環抱著羽妃趴在羽妃頸窩;兩人同榻和衣而臥,皇上便只與他肩挨著肩,將他併攏的五指輕輕抓握摩娑。

羽人不貪好印象裡附帶肢體虛軟的歡快,後來偶有所覺,只靜心摁捺消除。在皇帝手裡,卻不再能只順從身體主人的意思了。

回憶起當時,一夜的難堪和快活過後,一日無措,一日茫然又過,第三天,一名宮婢引路,四名前後隨身,不緊不慢、沉默地走出水精宮的那段路,還像是孤身走在霧靄沉沉的深山野徑,走進了丹霞宮苑,赫然夾道通紅,通往彼岸的死人花殷紅奪目,羽妃在侍婢的驚呼聲中清醒了。

平整的紅絲石道,淺淺的紅褐,拖著微雲輕霞流淌,配合他的腳步一般,在早開的血色中穩穩地、靜靜地鋪展向前,少許蜿蜒,終將通往赤色的丹霞宮。
亡者之花生機勃勃綻放在涼風暖霧交織間。
羞怒之色,嚴厲,卻明亮……
可能,即在那一刻,情緒改變了,羽妃忽然理解了,或云,承認了壯膽的意義。
世間男子,遭到另一名男子攻城掠地地佔據,也許真是全然受辱。然而,他們已經在這裡了,興許也終要老死於斯。

傳說是當年朱妃殿下自己,在青金、丹霞宮號選擇了後者。
雖不知以後會怎麼樣,至少,總有一小段路,那個笑模笑樣的皇帝會陪著他們走。
羽妃吁出一口長氣,抬頭挺胸繼續著腳步。


待續

吾蓁於20160809,遲到的立秋應景、不知應沒應乞巧節的七夕應景


仍沒把握下一回能讓朱痕老大登場,另一個還肯定些。
千年雪峰無人跡,蒼鷹孤鳴自為王。(千雪孤鳴,孤雪千峰)
誠心跨出一大步,迷惘之中亦有路。欲見毒邪無他法,真情真義終流露。(溫皇,無邊崖)
顶端 Posted: 2016-08-09 07:02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落日煙——朱痕染跡民間後援會 » *~笑夢風塵~*

Total 0.010285(s) query 4, Time now is:08-21 03:04,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