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朱痕相關口白(帶HC、YY)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流螢飛雪
好男人哪怕存在時間再短也會令人著迷。
捷足先登獎
级别: 萬能主夫


精华: 0
发帖: 2281
柴刀: 1200 把
麥芽糖: 7084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3293(小时)
注册时间:2007-09-10
最后登录:2017-12-18

 朱痕相關口白(帶HC、YY)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流螢飛雪 执行置顶操作(2008-01-26)
歡迎轉載~~到任何地方。
轉載的時候註明出自落日煙就好~~


説明:艾-少艾;九-阿九;痕-朱痕;(旁)-旁白。[]中為情景、動作描述,()中為本錄入者HC、YY相關~(敬請無視……)

霹靂兵燹之刀戟戡魔錄,二十一集:

[滿天星光,少艾和阿九攜手走在野外。]
九:少艾,傲笑紅塵是不是很厲害的大俠?很好的人?(小阿九啊,厲不厲害要看哪方面了……)
艾:是。(少艾啊……嗚~凴你這句評語,我…我以後挺傲笑了……)
九:很好~我以後也要成爲一個厲害的大俠。
艾:當然,看教你的人就知道呀。[摸摸阿九的頭]有一天你的成就一定在吾之上。
九:[撓頭]有一天是什麽時候?我很厲害可以保護你嗎?(可愛啊~~~~貼心啊~~~~)
艾:[歪頭]唉呀呀,真是瞧不起我。
九:少艾非常非常……[撓頭]想救傲笑紅塵嗎?哪哪……[低頭,拍拍額頭,擡頭]沒關係啦,只要少艾你希望,我的命給他也是沒關係。(阿九怎麽可以這麽說……對很多人來説,你的命纔是最重要的啊~~>_<)[阿九低頭,伸手去扯項上的咳羊莖。少艾一驚,趕忙握住貓兒的手,蹲下來,看著阿九的眼睛。]
艾:[無比認真]阿九,我是一個非常自私的人。我賭上一切,只想看到你能夠自由學武,快樂遊玩,就算逆天,就算與全世界為敵,你要記住,你的命我不放棄,你也不能放棄好嗎?(不說什麽了……大哭……)
九:[拉住少艾的手]打勾蓋印章,不可以騙人喔。
艾:你這麽聰明,[拍拍阿九的頭]我怎麽敢騙你呢。[站起身]走吧,沒耐性的朱痕不會等人的。(之所以前面這一段要錄入,就是爲了這句話啊~)[少艾前行,阿九牽著手跟著。]
九:少艾,你說天上的星星,都是代表一個人。[停下腳步,仰頭望天]也包括我嗎?
艾:[仰頭望天]是啊,每一個人都有星魂。
九:[指天]這樣,那個黑黑醜醜的星,一定就是你。然後旁邊那個可愛漂亮的星——就是我。(可愛的小貓咪啊~~)
艾:錯了,[指天]那邊那隻愛哭又愛跟的笨貓才是你。(可愛的少艾啊~~)
九:頭髮眉毛白了還説謊,[撒嬌]羞羞羞!
[少艾微笑,領著小貓兒前行。漫天星斗,俯瞰兩人的溫情。](嘆~看當年,想如今,焉能不長嘆!)

[走到落日煙山洞外。]
九:我怕痛,等一下一定要接好我,偷摔我是小人喔。[毅然扯下咳羊莖,昏迷。(心痛!)]
艾:[趕忙抱住小貓兒]啊哈,[黯然]我竟然開始思念你的聒噪了。
[少艾打橫抱起阿九,敲敲山壁。山壁轟隆開啓,待少艾抱著阿九走進去,又無聲合上。]

[落日煙内,柵欄,石井。朱痕靠在茅屋門口,把玩手中銀笛。(尖叫~好帥~~~ ^////^)]
[茅屋内,阿九臥床,少艾深情認真地落針。]
[屋外,少艾徐徐走出門。]
痕:安置好了?
艾:嗯。(短短的一聲啊~是爲了掩飾哽咽麽?)
痕:淚水在眼眶滾啊滾,[扛著銀笛繞少艾走一圈]慕姑娘,女人家被賦予哭的特權,請便,盡量~[作出“請”的手勢]
艾:[偏過頭(啊啊~害羞了害羞了~)]山洞悶三年,男女分不清。朱痕,[嚴肅看]事態嚴重,你最好~是離開此地換換空氣吧。
痕:[偏頭(呼呼~吃醋了吃醋了~)]別將我當成任你牽任你玩的笨鳥。[轉回來]捨不得你的寶貝,就帶回,別寄放在這了。
艾:哎呀朱痕,就是因爲不捨,所以才要放手啊。(嗚嗚~這句話形容朱痕也是真貼切……)[回頭看茅屋,悵然。]
[朱痕不語,默默舉起銀笛。笛音悠悠,散在落日煙天地間,圍繞在少艾身邊。]



霹靂兵燹之刀戟戡魔錄,二十五集:

[落日煙,晴朗的天空,風和雲走。茅屋,竹柵,朱痕劈柴,舉罎,仰頭飲下。(持續尖叫~)]
痕:山渺渺,云渺渺,八方風雨止今宵。(呼呼~開始對山歌了~)[茅屋柴扉開,少艾徐徐步出。]
艾:情渺渺,仇渺渺,風塵一夢任逍遙。
[朱痕對視,一抖身,鐵箏從屋中飛出。少艾接箏,旋轉,擡腿,拂袖,開弦,動作直如行雲流水。昂揚韻開,時若清風明月,又似金戈鐵馬,風流中自有悲壯。(吾已經醉了……)少艾倚弦而歌,朱痕閉目靜聽。]
艾:江波嘯,烽煙招,興來病酒罷琴簫。世情笑,人寂寥,壯懷誰留向晚照。
[一曲終了,朱痕仰頭飲盡,將柴刀扔(汗,也不怕砸到花花草草)回屋邊的柵欄上。]
痕:笑夢風塵,好久沒聽你唱了。(誰讓你山洞悶三年,不信相思想煞人麽?)
艾:舊弦新彈,又是欲抛的江湖調。(那就抛掉,來落日煙退隱啊~)[將鐵箏立起]這口鐵箏,你保養得真好。(嘖~當然保養得好,人家是睹物思人,將鐵箏當成你來照顧啊~撫箏如撫人嘛……XD)
痕:[微微低頭,垂眼]笑夢難忘啊……
[朱痕將足邊的酒罎踢起,少艾右手扶箏,左手接住酒罎。]
痕:知音、知己,不可無酒。
[封口的紅巾落地,少艾仰頭飲下。]
痕:好酒色好氣魄!只可惜,腦筋不太聰明。[上前兩步(嘖嘖,控制不住情緒的吃醋時間要開始了……)]慕少艾,你應該在峴匿迷谷吃菱角噎死,或是在你的風鈴店淡看風鈴茫茫而死,爲人代死一點都不適合你。(好沉痛的語氣……朱痕大哥啊~你……一語成讖了……)
艾:[搖頭]唉呀呀~開口一連串詛咒,真是難相處的壞朋友。
痕:你心知肚明(是想說“你明明知道我吃醋了還裝傻”吧?),不想聽就算了。
艾;哈哈,人生嘛,難得求一回糊塗狂醉。(真灑脫的語氣,可惜所說所做卻不合呢……咦?我怎麽傷感起來了?咳~少艾你還真是顧左右而言他……)
痕:逆天轉命,你不後悔?(沉痛話題開始……我不繼續YY了……T_T)
艾:[仰頭,擡手]生裏來,[轉回來]死裏去,不怕無常,只怕遺憾。
痕:[垂首,踱步]如果他的將來你無法陪伴,[止步,回身]也是遺憾。
艾:貪得越多,遺憾越多。人生如此,豈非無趣?向天所借的命能夠延續(我知道這麽沉重的話題不應該跑出來kuso,但是……真的讓我想到向天借命那位仁兄啊……),上蒼對阿九的厚愛,慕少艾已是感激萬分。[垂首]
痕;換心以後,就是解開他身上的禁制,你打算怎麽安排?
艾:一步一步來,解開禁制,需要等佛心在他身上的狀況穩定。
痕:當初爲了他的半心病疾,你耗盡心神,逆轉他的生長,維持在九嵗的模樣,間接也封印他的記憶。禁止一旦解開……(這,是朱痕最憂心的吧……)
艾:[垂下眼簾,黯然]他有恨我的權力。因爲不管有再多的無奈,再多的理由,他的父母因吾而亡。(究竟何謂無奈,何謂理由呢?仇恨……會是理所當然的麽?)
痕:一貧如洗的付出,這樣有意義嗎?(明知答案的問題,又何必再問……只是感嘆吧。)
艾:只要他好,恨不恨當年的一切,原不原諒我的欺瞞,在我,都不算什麽。[將酒罎放在地上。]
痕:真相知曉,他有該何去何從?
艾:看在笑夢風塵,我相信你會照顧他。(免費的保姆就對了…… = =)
痕:[背過身]你就沒別人可以煩了嗎(口是心非的推託啊~)?[轉過來]比如那只鳥人(原來還是在吃醋~)
艾:他也是一名勞心的無閒人。唯有你~清靜逍遙呀~(反正是吃定朱痕就是了。)
痕:[撇過臉]不忍勞煩他就說。(這語氣~開始加速了喔~醋意抖升~)[瞪回來]你是十足偏心之人!(嘖嘖~~好哀怨……)
艾:哈~(朱痕吃醋的樣子真可愛……這一聲笑,想必某人是故意的了。)知吾者朱痕呀。(用這句話來哄人也未免太……)
痕:(吵不過咯~)最討厭狡猾的人,吾偏偏交你這個朋友,奇怪。(望天~沒辦法,這就叫緣分啊緣分~)
艾:哈~(又一聲笑~真是~~)[隨手撥弄琴絃(是因爲想到過往心弦有些亂了麽?)]我記得是有人貪杯,恨不得遇到能拚酒的人。(所以就被你拐帶了……)
痕:[霽顏]哈哈哈~~(好動人的笑聲啊~~ ^///////^)當初看你長相秀氣,想不到酒膽豪氣是一等一的。(然後就一見鍾情二見傾心了?XDD)可惜那只鳥人,酒量十分,酒膽零分,失味!(這表情,這語氣~~朱痕你醋還沒吃完啊?)
艾:他將苦茶充酒,你將苦酒作茶,不也是同樣?(雖然……這句話很有味道,但是……這兩者是一個概念麽?哪裏同樣了?)
痕:是~~~(這個字真的酸死了……)在你心中都是同樣。
艾:哈~(又笑…… Orz)我該離開了(逗了半天,心情也好了……就……走了麽?),阿九以後就麻煩你照顧了。(怎麽忽然這麽客氣?)
痕:不等他醒來?(多等等也好多相處一下啊……)
艾:鐵箏寄下,解開禁制之時,我會再來。(避而不答,是在逃避什麽?不敢再見到阿九了麽……)
痕;[垂首,微微搖頭]是誰多事入江湖,眼也累苦,心也累苦。
艾:是君無聊又糊塗,不在江湖,偏問江湖。(雖然無奈……但這一搭一唱大好啊~!想想龍首和劍子每次的對句吧~)[少艾徐徐走出落日煙。]
痕:哈哈哈~~
[朱痕爽朗地大笑目送,待人走後,舉罎仰頭飲下。]



霹靂兵燹之刀戟戡魔錄二,第二集:

[晴朗的落日煙,阿九拿著一根樹枝比劃劍招。朱痕背柴(= = 又是柴……)走來,一開口,阿九下了一跳。]
痕:說過幾次了?落日煙禁武。
[朱痕有些責備地盯著阿九,阿九心虛的轉過臉,又不服氣地看回來。]
九:我..我..我是掃地。(可愛的小貓啊……這理由……)
痕:用淩蹤步掃地,[放下背上的柴]不錯嘛。
九:[搖頭晃腦]淩蹤步掃地用,也是掃地。(嘖嘖~真不愧是少艾的好孩子,這種流氓的回答朱痕估計也懶得再駁了。)[摸耳朵]你的話我有記得。[快步上前,撲到朱痕懷裏撒嬌,尾巴搖啊搖,甜甜的嗓音]朱痕~~(捶桌子~~這招難道也是和少艾學的?XD)
痕:滿身灰塵蓋頭蓋臉,貓不是都很愛乾淨?[拿出手巾替阿九擦臉(嘖~保姆本色啊……)]愛練劍,哼,[轉過身]自己的三等身體不顧好,再拼命練,也只會給慕阿呆添亂。[轉回來,敲敲阿九的頭。]
九:[摸頭,委屈狀]好痛~[嗔怒狀]朱痕你駡人![低頭控訴狀]朱痕你虐待兒童!(真耳熟的控訴。)
痕:笨貓不罵不醒呀。(某個阿呆卻是罵了也不醒吧……)連站都站不穩,還學人折枝為劍。
[阿九沮喪地低頭,尾巴也垂下。]
痕:你這樣,[扔掉手巾]用木劍就很多了。[轉身抽柴](罵了半天,其實還是口是心非地關心啊~)
[本還在沮喪的阿九,聽見這句話,立刻興奮地轉過身。跑到拿出一根柴來削的朱痕身邊。]
九:我可以有劍嗎?
痕:利刀無眼,閃一邊去。[開始削柴]
[削下的木片越掉越多,阿九雙手支頭,歪著腦袋看著。朱痕手中的枝條已漸漸成型。]
九:好了嗎?
痕:快了。
九:[雙手放在耳朵上,搖頭晃腦]好了嗎?
痕:你真煩。
九:好——
痕:[打斷阿九]再問我不做了!(果真是沒耐性的朱痕……)[阿九一驚,趕忙捂住自己的嘴。(這一段可愛到凍未條啊~~)]
痕:拿去。[把削好的木劍扔給阿九]
九:[接過劍,拿在手中興奮地比劃]我的劍,我的劍~~我有劍了~我要叫它阿九神劍!
痕:一點都不響,難聽。
[兩人向屋子走去。]
九:朱痕,朱痕,少艾什麽時候要來接我回家?(心開始痛了……)[揮舞木劍]我要讓他看阿九神劍~
痕:下雪的時候。(語氣也變得沉重了,因爲不得不用隨口的謊言來騙小貓兒麽?落雪……哈,這樣說,是不是下意識裏面也有些介懷某人總是向常年落雪的落下孤燈跑呢?)
九:那落日煙什麽時候下雪?(天真的小貓……依舊是少年不識愁滋味啊……)
痕:總有一天吧。(沉痛得仿佛就要哭出來的語氣,根本……不會下雪的落日煙吧……)
九:[撓撓腦袋]那我可以去看少艾吗?
痕:將你的身體養好再説。
九:[搖動尾巴]我好了~我早就好了~
痕:[閉眼替阿九把脈(原來朱痕也懂一點醫術啊~這算是……近朱者赤麽?)]嗯~~脈象很穩定,這段日子也沒有發燒的情形(可以想見開始小貓是受了多大的痛苦……心痛……),看來佛心所造成的排斥現象已經穩定了。
九:那……[充滿希望地擡頭(星星眼啊~)]
痕:那就再忍耐一段時間吧。(總是這樣對小孩子推託,也不好啊……)現在你該吃藥了,走吧。[上前摸摸阿九的頭。]
九:朱痕,你爲什麽討厭人家練武?[歪頭看。]
痕:學武,不是害人,就是害己。(那朱痕你自己算是害人還是害己?)
九:可是少艾都幫助人。
痕:所以說他是害己啊……(真準確的評語……也是如此沉痛。)[朱痕扶著阿九,兩人走回茅屋](這個接下來的鏡頭就是毫無預警的少艾的傷口鮮血淋漓……心裏猛地一抽……真是“害己”啊……)



霹靂兵燹之刀戟戡魔錄二,第十五集:(這幾段我是哭著打的,沒什麽HC的心情了……)

[鋪天蓋地的雨灑落,打在落日煙的青草和石頭上。朱痕獨立八方風雨之中,默默吹奏銀笛。身後,鵝黃色身影徐徐走近。]
痕:[停下吹笛]今日的風雨,一醉合味。
艾:[垂下眼簾]我想保留今日的清醒。
[雨聲,顯得茅屋裏的燈光更加昏黃黯淡。]
[少艾一臉黯然。]
痕:離開,表示他找到想走的路。(這種安慰,你又是怎麽強撐住自己的情緒的?)
艾:[輕撫桌上的信紙]斷得乾乾淨淨,[垂下眼簾]至此,我也別無牽挂了。(若果真無所牽挂,又怎會有這種近乎哽咽的語氣。)
痕:要追上他的腳步還不遲。(爲什麽……不多勸一下,用這種方式,讓少艾乖乖地去追上阿九,不要去送死!還是……明知不論如何全都不會有用了呢?)
艾:[將信紙收在懷裏]朱痕,幫我做一件事。(少艾,其實你這樣,真的很殘忍。)[雨太大,隱去了茅屋中的一切。只餘窗口的微微透出的燈光,在雨中更加凄絕。]




霹靂兵燹之刀戟戡魔錄二,第十六集[少艾中掌飛出,倒落塵埃前的回憶畫面]:

[一筆筆,將如雪白眉畫作黛色。鏡前,朱痕替他放下三千青絲。]
艾:哈,原來這張臉真正笑起來是這種模樣,[鏡裏模糊的,是羽人的容顔,轉著頭,左看看,右看看]可惜沒機會根本尊比較了。
[畫面黯淡,回到染血的現實。]




霹靂兵燹之刀戟戡魔錄二,第十六集[海葬中的插播]:

[雨漫天澆下,仿佛永遠不會停。落日煙的草茅,在雨中顯得零落而孤寂。透出昏黃燈光的窗口,赫然見到少艾的身影。終究……不過是雨幕中的片刻幻覺,伊人的身影化作了朱痕,獨自擦拭鐵箏。]
痕:山渺渺,雲瀟瀟(這裡和前一次的不一樣),八方風雨止今宵。
[手指在弦上撫過,喑啞的聲音嗚咽,忽發異聲,斷絃彈開,卷起。朱痕愣愣半晌,把手放下,轉身看向天際無邊的風雨。]
痕:懂箏的人不在,也不需要箏弦了。
[雨廉中的窗口,透出黯然垂眸的面容。]

[冰山雪原,身材高大,身著暗色虎紋披風的阿九,面無表情,緩緩擡手。一掌劈下,冰層斷裂,裂縫中紅光閃耀,柄上纏繞虎紋的兵器被吸出。阿九一把握住柄。]
九:[成年的聲音]殺人是一種藝術,[扛起武器]看的是技巧與天分。[俊美如昔的臉,已找不出昔日純真的痕跡。]
一夏流螢隨風逝,三冬冷雪映月孤。
         ——流螢飛雪君莫舞

有瑕璧 無心人
歲月留跡 一點朱痕染


繁華過眼
一醉千年
過處雲煙
世間痴癲
顶端 Posted: 2008-01-26 01:32 | [楼 主]
雪霁
宮燈曇華,看千載風雲幾何。
级别: 屋外水井


精华: 0
发帖: 112
柴刀: 58 把
麥芽糖: 10550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100(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21
最后登录:2011-06-19

 

看一次虐一次的典型……非常喜欢YY、HC的部分……哦呵呵,再看一次果然觉得朱痕好会吃醋,而且吃起来没完没了……|||
顶端 Posted: 2008-06-25 00:31 | 1 楼
muyuefeiyuan
经年后回首,那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级别: 屋外水井


精华: 0
发帖: 93
柴刀: 48 把
麥芽糖: 15230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20(小时)
注册时间:2008-11-22
最后登录:2015-01-03

 

最后两段真是不忍心看啊。。。
显示看阿呆浑身是血虐的不行,又看到朱痕孤寂的身影和哀叹。。。真是快泪如泉涌了。。。
顶端 Posted: 2009-02-17 23:26 | 2 楼
流螢飛雪
好男人哪怕存在時間再短也會令人著迷。
捷足先登獎
级别: 萬能主夫


精华: 0
发帖: 2281
柴刀: 1200 把
麥芽糖: 7084 支
煙絲: 0 錢
在线时间:3293(小时)
注册时间:2007-09-10
最后登录:2017-12-18

 Re:朱痕相關口白(脫水版)

説明:艾-少艾;九-阿九;痕-朱痕。()中為情景、動作描述,

霹靂兵燹之刀戟戡魔錄,二十一集:

(滿天星光,少艾和阿九攜手走在野外。)
九:少艾,傲笑紅塵是不是很厲害的大俠?很好的人?
艾:是。
九:很好~我以後也要成爲一個厲害的大俠。
艾:當然,看教你的人就知道呀。(摸摸阿九的頭)有一天你的成就一定在吾之上。
九:(撓頭)有一天是什麽時候?我很厲害可以保護你嗎?
艾:(歪頭)唉呀呀,真是瞧不起我。
九:少艾非常非常……(撓頭)想救傲笑紅塵嗎?哪哪……(低頭,拍拍額頭,擡頭)沒關係啦,只要少艾你希望,我的命給他也是沒關係。(阿九低頭,伸手去扯項上的咳羊莖。少艾一驚,趕忙握住貓兒的手,蹲下來,看著阿九的眼睛。)
艾:(無比認真)阿九,我是一個非常自私的人。我賭上一切,只想看到你能夠自由學武,快樂遊玩,就算逆天,就算與全世界為敵,你要記住,你的命我不放棄,你也不能放棄好嗎?
九:(拉住少艾的手)打勾蓋印章,不可以騙人喔。
艾:你這麽聰明,(拍拍阿九的頭)我怎麽敢騙你呢。(站起身)走吧,沒耐性的朱痕不會等人的。(少艾前行,阿九牽著手跟著。)
九:少艾,你說天上的星星,都是代表一個人。(停下腳步,仰頭望天)也包括我嗎?
艾:(仰頭望天)是啊,每一個人都有星魂。
九:(指天)這樣,那個黑黑醜醜的星,一定就是你。然後旁邊那個可愛漂亮的星——就是我。
艾:錯了,(指天)那邊那隻愛哭又愛跟的笨貓才是你。
九:頭髮眉毛白了還説謊,(撒嬌)羞羞羞!
(少艾微笑,領著小貓兒前行。漫天星斗,俯瞰兩人的溫情。)

(走到落日煙山洞外。)
九:我怕痛,等一下一定要接好我,偷摔我是小人喔。(毅然扯下咳羊莖,昏迷。)
艾:(趕忙抱住小貓兒)啊哈,(黯然)我竟然開始思念你的聒噪了。
(少艾打橫抱起阿九,敲敲山壁。山壁轟隆開啓,待少艾抱著阿九走進去,又無聲合上。)

(落日煙内,柵欄,石井。朱痕靠在茅屋門口,把玩手中銀笛。)
(茅屋内,阿九臥床,少艾深情認真地落針。)
(屋外,少艾徐徐走出門。)
痕:安置好了?
艾:嗯。
痕:淚水在眼眶滾啊滾,(扛著銀笛繞少艾走一圈)慕姑娘,女人家被賦予哭的特權,請便,盡量~(作出“請”的手勢)
艾:(偏過頭)山洞悶三年,男女分不清。朱痕,(嚴肅看)事態嚴重,你最好~是離開此地換換空氣吧。
痕:(偏頭)別將我當成任你牽任你玩的笨鳥。(轉回來)捨不得你的寶貝,就帶回,別寄放在這了。
艾:哎呀朱痕,就是因爲不捨,所以才要放手啊。(回頭看茅屋,悵然。)
(朱痕不語,默默舉起銀笛。笛音悠悠,散在落日煙天地間,圍繞在少艾身邊。)



霹靂兵燹之刀戟戡魔錄,二十五集:

(落日煙,晴朗的天空,風和雲走。茅屋,竹柵,朱痕劈柴,舉罎,仰頭飲下。)
痕:山渺渺,云渺渺,八方風雨止今宵。(茅屋柴扉開,少艾徐徐步出。)
艾:情渺渺,仇渺渺,風塵一夢任逍遙。
(朱痕對視,一抖身,鐵箏從屋中飛出。少艾接箏,旋轉,擡腿,拂袖,開弦,動作直如行雲流水。昂揚韻開,時若清風明月,又似金戈鐵馬,風流中自有悲壯。少艾倚弦而歌,朱痕閉目靜聽。)
艾:江波嘯,烽煙招,興來病酒罷琴簫。世情笑,人寂寥,壯懷誰留向晚照。
(一曲終了,朱痕仰頭飲盡,將柴刀扔回屋邊的柵欄上。)
痕:笑夢風塵,好久沒聽你唱了。
艾:舊弦新彈,又是慾抛的江湖調。(將鐵箏立起)這口鐵箏,你保養得真好。
痕:(微微低頭,垂眼)笑夢難忘啊……
(朱痕將足邊的酒罎踢起,少艾右手扶箏,左手接住酒罎。)
痕:知音、知己,不可無酒。
(封口的紅巾落地,少艾仰頭飲下。)
痕:好酒色好氣魄!只可惜,腦筋不太聰明。(上前兩步)慕少艾,你應該在峴逆迷谷吃菱角噎死,或是在你的風鈴店淡看風鈴茫茫而死,爲人代死一點都不適合你。
艾:(搖頭)唉呀呀~開口一連串詛咒,真是難相處的壞朋友。
痕:你心知肚明,不想聽就算了。
艾;哈哈,人生嘛,難得求一回糊塗狂醉。
痕:逆天轉命,你不後悔?
艾:(仰頭,擡手)生裏來,(轉回來)死裏去,不怕無常,只怕遺憾。
痕:(垂首,踱步)如果他的將來你無法陪伴,(止步,回身)也是遺憾。
艾:貪得越多,遺憾越多。人生如此,豈非無趣?向天所借的命能夠延續,上蒼對阿九的厚愛,慕少艾已是感激萬分。(垂首)
痕;換心以後,就是解開他身上的禁制,你打算怎麽安排?
艾:一步一步來,解開禁制,需要等佛心在他身上的狀況穩定。
痕:當初爲了他的半心病疾,你耗盡心神,逆轉他的生長,維持在九嵗的模樣,間接也封印他的記憶。禁止一旦解開……
艾:(垂下眼簾,黯然)他有恨我的權力。因爲不管有再多的無奈,再多的理由,他的父母因吾而亡。
痕:一貧如洗的付出,這樣有意義嗎?
艾:只要他好,恨不恨當年的一切,原不原諒我的欺瞞,在我,都不算什麽。(將酒罎放在地上。)
痕:真相知曉,他有該何去何從?
艾:看在笑夢風塵,我相信你會照顧他。
痕:(背過身)你就沒別人可以煩了嗎?(轉過來)比如那只鳥人。
艾:他也是一名勞心的無閒人。唯有你~清靜逍遙呀~
痕:(撇過臉)不忍勞煩他就說。(瞪回來)你是十足偏心之人!
艾:哈~知吾者朱痕呀。
痕:最討厭狡猾的人,吾偏偏交你這個朋友,奇怪。
艾:哈~(隨手撥弄琴絃)我記得是有人貪杯,恨不得遇到能拚酒的人。
痕:(霽顏)哈哈哈~~當初看你長相秀氣,想不到酒膽豪氣是一等一的。可惜那只鳥人,酒量十分,酒膽零分,失味!
艾:他將苦茶充酒,你將苦酒作茶,不也是同樣?
痕:是~~~在你心中都是同樣。
艾:哈~我該離開了,阿九以後就麻煩你照顧了。
痕:不等他醒來?
艾:鐵箏寄下,解開禁制之時,我會再來。
痕;(垂首,微微搖頭)是誰多事入江湖,眼也累苦,心也累苦。
艾:是君無聊又糊塗,不在江湖,偏問江湖。(少艾徐徐走出落日煙。)
痕:哈哈哈~~
(朱痕爽朗地大笑目送,待人走後,舉罎仰頭飲下。)



霹靂兵燹之刀戟戡魔錄二,第二集:

(晴朗的落日煙,阿九拿著一根樹枝比劃劍招。朱痕背柴走來,一開口,阿九下了一跳。)
痕:說過幾次了?落日煙禁武。
(朱痕有些責備地盯著阿九,阿九心虛的轉過臉,又不服氣地看回來。)
九:我..我..我是掃地。
痕:用淩蹤步掃地,(放下背上的柴)不錯嘛。
九:(搖頭晃腦)淩蹤步掃地用,也是掃地。(摸耳朵)你的話我有記得。(快步上前,撲到朱痕懷裏撒嬌,尾巴搖啊搖,甜甜的嗓音)朱痕~~
痕:滿身灰塵蓋頭蓋臉,貓不是都很愛乾淨?(拿出手巾替阿九擦臉)愛練劍,哼,(轉過身)自己的三等身體不顧好,再拼命練,也只會給慕阿呆添亂。(轉回來,敲敲阿九的頭。)
九:(摸頭,委屈狀)好痛~(嗔怒狀)朱痕你駡人!(低頭控訴狀)朱痕你虐待兒童!
痕:笨貓不罵不醒呀。連站都站不穩,還學人折枝為劍。
(阿九沮喪地低頭,尾巴也垂下。)
痕:你這樣,(扔掉手巾)用木劍就很多了。(轉身抽柴)
(本還在沮喪的阿九,聽見這句話,立刻興奮地轉過身。跑到拿出一根柴來削的朱痕身邊。)
九:我可以有劍嗎?
痕:利刀無眼,閃一邊去。(開始削柴)
(削下的木片越掉越多,阿九雙手支頭,歪著腦袋看著。朱痕手中的枝條已漸漸成型。)
九:好了嗎?
痕:快了。
九:(雙手放在耳朵上,搖頭晃腦)好了嗎?
痕:你真煩。
九:好——
痕:(打斷阿九)再問我不做了!(阿九一驚,趕忙捂住自己的嘴。)
痕:拿去。(把削好的木劍扔給阿九)
九:(接過劍,拿在手中興奮地比劃)我的劍,我的劍~~我有劍了~我要叫它阿九神劍!
痕:一點都不響,難聽。
(兩人向屋子走去。)
九:朱痕,朱痕,少艾什麽時候要來接我回家?(揮舞木劍)我要讓他看阿九神劍~
痕:下雪的時候。
九:那落日煙什麽時候下雪?
痕:總有一天吧。
九:(撓撓腦袋)那我可以去看少艾吗?
痕:將你的身體養好再説。
九:(搖動尾巴)我好了~我早就好了~
痕:(閉眼替阿九把脈)嗯~~脈象很穩定,這段日子也沒有發燒的情形,看來佛心所造成的排斥現象已經穩定了。
九:那……(充滿希望地擡頭)
痕:那就再忍耐一段時間吧。現在你該吃藥了,走吧。(上前摸摸阿九的頭。)
九:朱痕,你爲什麽討厭人家練武?(歪頭看。)
痕:學武,不是害人,就是害己。
九:可是少艾都幫助人。
痕:所以說他是害己啊……(朱痕扶著阿九,兩人走回茅屋)



霹靂兵燹之刀戟戡魔錄二,第十五集:

(鋪天蓋地的雨灑落,打在落日煙的青草和石頭上。朱痕獨立八方風雨之中,默默吹奏銀笛。身後,鵝黃色身影徐徐走近。)
痕:(停下吹笛)今日的風雨,一醉合味。
艾:(垂下眼簾)我想保留今日的清醒。
(雨聲,顯得茅屋裏的燈光更加昏黃黯淡。)
(少艾一臉黯然。)
痕:離開,表示他找到想走的路。
艾:(輕撫桌上的信紙)斷得乾乾淨淨,(垂下眼簾)至此,我也別無牽挂了。
痕:要追上他的腳步還不遲。
艾:(將信紙收在懷裏)朱痕,幫我做一件事。(雨太大,隱去了茅屋中的一切。只餘窗口的微微透出的燈光,在雨中更加凄絕。)




霹靂兵燹之刀戟戡魔錄二,第十六集(少艾中掌飛出,倒落塵埃前的回憶畫面):

(一筆筆,將如雪白眉畫作黛色。鏡前,朱痕替他放下三千青絲。)
艾:哈,原來這張臉真正笑起來是這種模樣,(鏡裏模糊的,是羽人的容顔,轉著頭,左看看,右看看)可惜沒機會根本尊比較了。
(畫面黯淡,回到染血的現實。)




霹靂兵燹之刀戟戡魔錄二,第十六集(海葬中的插播):

(雨漫天澆下,仿佛永遠不會停。落日煙的草茅,在雨中顯得零落而孤寂。透出昏黃燈光的窗口,赫然見到少艾的身影。終究……不過是雨幕中的片刻幻覺,伊人的身影化作了朱痕,獨自擦拭鐵箏。)
痕:山渺渺,雲瀟瀟,八方風雨止今宵。
(手指在弦上撫過,喑啞的聲音嗚咽,忽發異聲,斷絃彈開,卷起。朱痕愣愣半晌,把手放下,轉身看向天際無邊的風雨。)
痕:懂箏的人不在,也不需要箏弦了。
(雨廉中的窗口,透出黯然垂眸的面容。)

(冰山雪原,身材高大,身著暗色虎紋披風的阿九,面無表情,緩緩擡手。一掌劈下,冰層斷裂,裂縫中紅光閃耀,柄上纏繞虎紋的兵器被吸出。阿九一把握住柄。)
九:(成年的聲音)殺人是一種藝術,(扛起武器)看的是技巧與天分。(俊美如昔的臉,已找不出昔日純真的痕跡。)
一夏流螢隨風逝,三冬冷雪映月孤。
         ——流螢飛雪君莫舞

有瑕璧 無心人
歲月留跡 一點朱痕染


繁華過眼
一醉千年
過處雲煙
世間痴癲
顶端 Posted: 2009-09-14 20:21 | 3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落日煙——朱痕染跡民間後援會 » *~炊煙裊裊~*

Total 0.012963(s) query 4, Time now is:12-18 11:18,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